两届奥斯卡得主的“特别奖”给VR的启示

凭借《鸟人》和《荒野猎人》连续拿下两届奥斯卡金像奖的电影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凭借其VR装置《Carne y Arena》(肉与沙)获得了奥斯卡特别成就奖。

有两点需要说明的是,首先这个“特别奖”(special Oscar )并不是学院的常规奖项,而是因为学院在现有奖项中并没有能够与伊纳里图及其作品适配的种类,所以临时设置了一个“特别奖”用以表彰这位导演“卓越的前瞻性和强大的叙事体验”。其次,这部6分半钟的《Carne y Arena》体验并不是一部电影,而是一部使用虚拟现实和环境设计共同构建的、沉浸式的装置艺术。关于这部作品的详细介绍戳这里。

事实上,《Carne y Arena》早在今年5月就进入了第70届戛纳电影国际电影节的正式展映单元。然而去到现场的同学都知道,《Carne y Arena》的体验区并不与其他参加戛纳VR展映的电影作品在一起,就像我们去过的其他有VR展映的影节影展一样,每个工作室在现场摆起一个个格子间似的摊位。《Carne y Arena》设在距离戛纳30分钟车程的一处仓库中。

《Carne y Arena》的一部反映叙利亚难民经历的体验。在装置体验的仓库中,不仅像有我们熟悉的“捉鬼敢死队”或者“星战”那样的大空间VR游戏使用的背包电脑、头盔,地面还铺着沙子、地板还可以震动。整体就是一个非常沉浸式的艺术体验。

整个空间的设计力求复刻原现场——来自几年前叙利亚一艘渔船沉没事故,当时船上有700名非法移民,其中大部分是儿童。导演说:“这个场景是我对他们的致敬。”而整个装置的目的是想让用户设身处地地感受难民们所处的危险和苦难境遇。

上一次学院给出这个奥斯卡特别奖,是在20年前为了奖励《玩具总动员1》(1995)。这部皮克斯的动画片无论在动画技术的创新、剧本创作上的奇思妙想、以及整个剧情的复杂程度上都极大超越了当时的其他动画作品。在获得了最佳原创剧本、最佳配乐和最佳原创歌曲三项奥斯卡之外,学院又追加了一项“特别成就奖”。

如果就《Carne y Arena》与《玩具总动员1》在“特别成就”层面上相提并论的话,我想学院在为了鼓励电影艺术的创新上,是一个意思。

然而如果把《玩具总动员1》为此后20年至今动画片领域铺平的道路,类比为《Carne y Arena》将要为VR电影开拓出的道路,那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玩具总动员1》是当年最卖座的动画片,全球票房超过了3.6亿美元(20多年前啊)。除了获得数尊小金人之外,其衍生出的玩具、电子游戏、主题公园、外传、周边产品及其续集至今都口碑不俗。

伊纳里图和《Carne y Arena》更多的意义首先是奥斯卡对于盛名之下的导演勇于颠覆性创新上的奖励、其次也是学院“政治正确”的一个表达。至于其他方面之于电影业的激励,还远未达到《玩具总动员1》所引发的冲击。甚至,如果《Carne y Arena》的作者不是两届奥斯卡得主,学院还会给这个“特别奖”吗?

《肉与沙》VR装置是由导演和老搭档摄影师Emmanuel Lubezki以及工业光魔ILMxLAB联手的成果,三方曾经在《荒野猎人》项目上紧密合作。ILMxLAB在VR技术上游独特优势。“我完全不知道在技术上如何实现,他们(ILM)不得不为这个项目制作新的电脑系统。”伊纳里图如是说。

如果说《Carne y Arena》的获奖对VR在未来叙事上有什么实际意义的话,可以说,学院更看重的不是叙事本身,而是如何给予观众一种更加感同身受的、身心交映的沉浸式体验。从这个角度看,《Carne y Arena》是名副其实的,即使它只是一个同时融合了VR、触觉和身体感知的沉浸式大空间装置。

相关链接:

戛纳VR展映《肉与沙》:奥斯卡名导的共鸣尝试

《鸟人》导演VR作品入选戛纳 《肉与沙》体验难民人生

[IN2原创资讯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