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网红播客到亚马逊沉浸式剧场:鬼屋是好莱坞的下一个风口

这个十月,正在成为Netflix正面战场的亚马逊、上线了一部新的短剧集《LORE》非常吸引人。有趣之处在于,这既不是一部通常意义上的恐怖故事集,又不是充斥着枯燥乏味史料背书的纪录片。而是一部在真实资料背景上、通过剧情演绎,让观众了解故事后面真相的叙事方式,或者用现在比较流行的说法就是:非虚构叙事。

背景

《LORE》系列由《行尸走肉》和《X档案》制片人打造。熟悉这两部剧的观众,应该心里有数了:堪称特效和所谓现代超自然传说故事制作中的翘楚。尤其擅长把现实中并不以具象存在的概念变成大众心理认知上的视听感受。

《LORE》源起Aaron Mahnke的同名播客,这个播客之所以爆红并不仅仅是因为“讲鬼故事”,而是讲了众所周知的那些恐怖传说的背景真相、源头和发展过程。Aaron Mahnke查阅很多历史资料,尝试从中找出诸如吸血鬼和狼人的故事可能是从什么历史事件演变来的?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相信“驱魔”之类的邪典传说等等。

这些故事和传说,都来自现实生活,来自人类共同具有的黑暗心灵和恐怖记忆。这或许就是为什么Aaron Mahnke播客不同于一般的“讲鬼故事”,能成为网红的原因吧——解释了一些科学无法验证却组成人类集体共识背后的存在可能性。

亚马逊把声音成功变成了画面

以IN2看过的一集《LORE》为例:讲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就在上世纪初青霉素未被发明前,肺结核之于人类的威胁比现在的癌症还要命。在这个40分钟的故事里,剧组通过舞台剧般的场景还原真实史料记载的现场。演员出演和动画加上旁白说明,复刻了这个有档案记载的惊悚事件。以期为观众提供一个“吸血鬼的传说就是这么来的”真相。

必须说,这样的叙事方式还是很令人记忆深刻的:作为观众不禁会自我修正这样一些事实:人类近代对吸血鬼故事的传说其实并没有归罪于中世纪那么遥远,仅仅是一个世纪以前发生的事情就足以为后人、尤其是电影行业留下足够多的素材去打造关于“德古拉”或者“吸血鬼日记”这样经久不衰的题材了。

而我们之所以永远对这些套路孜孜不倦,或许因为人类其实愿意相信这些能够借此逃避死亡的超自然能力吧。不妨预测:随着生命科学的进化,当不久的将来,人类通过改写基因等等技术终于可以把寿命延长到足以挑战死神的时候,我们最恐怖的事情或许不再会是死亡本身了,而是另一些令我们束手无策的现实。

以目前的科技发展速度,这个未来或许会缩短到大多数人亲眼可见。你能相信青霉素的发明也不过是最近这100年内的事情?而它却已经改写了人类对恐怖的信仰——吸血鬼的诞生真的是因为没有青霉素。

从画面到沉浸剧场

亚马逊的速度还是感人的。剧集上线不久。就推出了线下沉浸式剧场。关于什么叫“沉浸式剧场”,我们之前有详细体验介绍,不啰嗦。

鉴于目前沉浸式剧场的火爆,正规渠道预订票希望渺茫。上去一看,果然售票情况是这样的。至少万圣节期间别惦记了,弄不好圣诞新年假期都一票难求。

这个同名体验在洛杉矶创业公司Just Fix It Productions的那家颇有人气的沉浸式剧院Creep LA进行。后者之所以在LA很著名,首先因为它的万圣节鬼屋游戏,Creep LA很带流量。随后这家剧院借着这股近年在美国深受追捧的沉浸娱乐潮流,把英国作家Algernon Blackwood的中篇小说《The Willows》打造成了一个神秘谋杀晚宴的沉浸式体验,观众以被邀请客人的身份,亲身参与这场恐怖游戏,无论成为杀手或者被杀,都是故事的主角,共同决定叙事的节奏和结局。听上去是不是特来劲。

而亚马逊想做《LORE》沉浸剧场,则并非想再弄一个LA时尚人群最喜欢的鬼屋游戏。亚马逊影视营销总监Michael Benson向媒体透露这个举措的目的时表示:如果你能创造一个比电视节目更大的体验,让观众能看到(除画面以外)更真实的场景,他们就会更多地去参与这个节目(互动)。观众与节目之间就会借此创建出更深层次的情感联系。

所以亚马逊的目的其实是:尝试创建一种沉浸式营销来推广电视节目的新方式。这不仅是非常前卫的未来营销手段,同时也对好莱坞等以“生产视觉为主导的故事”的内容制造商,在内容创新上是一个很大的启发。

虽然买不到票暂时体验不到,但是可以先看看媒体同行的亲测:

“深夜,我和另外七个人站在洛杉矶市中心的一个装卸货场。戴着面具,上面印着一个字:CREEP。旁白一扇小门被打开了,我们逐一走进一个黑暗的房间。一把空椅子放在那里,一个计时器滴答作响。一堆纸团乱七八糟堆在墙角,我伸手捡起一个打开,看到一句令人毛骨悚然的暗示:你妻子可能不是她看上去的那个样子……

这就是“Lore”沉浸体验最开始的几分钟 ——我不是在说Aaron Mahnke的那个播客哦,也不是亚马逊那个刚上线的同名电视剧。这个“Lore”是一个让人心惊肉跳的鬼屋,一个恐怖的互动游戏。它既是一个沉浸剧场,同时也是一个营销体验。它是亚马逊为了推广这部剧集的一个新尝试。”

以上体验文字来自Verge高级编辑Bryan Bishop

对于《LORE》而言,把线上剧集做成沉浸式体验,就是顺水推舟的事情。

我们之前曾介绍过HBO为了推广《西部世界》也做了一个沉浸体验。然而《西部世界》的绝大部分视觉画面不仅场面宏大,而且大多来自CG,要把这些电脑生成的“虚拟场景”落地,无疑是困难和昂贵的。

因此《西部世界》沉浸装置设计的幕后团队、纽约的营销机构Campfire避开了太复杂的实景搭建,采用了与观众对话和心理测试等方式来达到沉浸效果。

对于《LORE》而言,情况就简单许多,因为剧中绝大部分场景都是现实中曾经存在的,上面我们说过,剧组通过舞台剧般的场景还原真实史料记载的现场。只要把这些拍摄现场变成精心搭建的现实环境就可以让熟悉剧情的观众直接“入戏”了。

不过Michael Benson也承认:这真的很贵。

对于营销来说,有什么比在朋友圈刷屏更好的方式?

亚马逊的合作方Just Fix It Productions的联合创始人Justin Fix表达了这样一个想法:如果我们只是想让更多的人知道《LORE》的信息,能做到口口相传就已经很不错了。还有更好的方法吗?就是让观众彻底沉浸于故事中,让他们成为故事的一部分。然后观众就会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

这样的《LORE》故事,我相信IN2讲出来肯定与Verge同行讲的不一样。

目前我们最好的营销方式似乎就是在社交媒体上刷屏。然而同样的文字、照片、视频连篇累牍地视觉轰炸,迟早会有让社交用户厌倦甚至抵制的那一天。这也是为什么迪士尼尝试在星战大片的宣传攻势里,加入个性化的“秀AR效果照片”、以及线下“星战主题酒吧”、“星战银河之夜大趴”的体验了。

照这个趋势进展下去,下一部星战的宣传攻势,正好是迪士尼的星战主题乐园落成之后,届时可能会出现“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星战故事”活动了。毕竟,看到自己朋友圈各位亲朋好友以千姿百态的“故事主角”演绎“奇葩剧情”出现,总比看官方PR稿刷屏好。

这个角度看,鬼屋的确是好莱坞的下一件大事。

沉浸式剧场:另一种看电影和电视节目的方式

然而沉浸式体验如同VR叙事一样,绝不会仅仅就是一种电影市场的营销手段。《LORE》的原创播客Aaron Mahnke有一个很好的说法:

我是一个讲故事的人,而故事可以用很多不同的形式进行探索。我对这个互动的东西(沉浸剧场)感兴趣,因为它是互动的故事

亚马逊影视营销团队则说得更加具体:我们相信自己就是在创造内容,就像我们的影视团队正在创建内容一样。而且我们认为营销在许多情况下真的必须包括沉浸式娱乐,因为观众需要它。

沉浸式娱乐本身正在成为趋势的事实,显然使上述观点得到支持。但不可否认的是。目前来看,沉浸体验仍然是一种新营销形式,市场预算也正在向这方面内容倾斜。正如好莱坞各大片厂制作的“鬼屋”体验:今年华纳大卖的史蒂芬金恐怖片《IT》的“鬼校车”、环球影城万圣节的恐怖经典大片“鬼屋一条街”等等。另一类就是未来科幻题材的沉浸体验,比如上面说过的HBO的“Westworld:体验”,以及正在热映的《银翼杀手:2049》等等。

对于像Just Fix It Productions这样有口碑有demo的创业团队,就更大的机会获得与亚马逊或者好莱坞这样的大厂合作。如同在死伤遍地的VR创业战场上,也有像The Viod靠着与大厂的合作杀出生天。

http://v.qq.com/x/page/t0565varezo.html

随着2019年迪士尼星战主题沉浸体验大面积落地,沉浸式娱乐无疑是一个大的趋势。相对VR/AR这些必须受技术进化制约的内容。至少沉浸剧场最大的门槛是叙事逻辑和钱。所幸这个世界就目前的才华和金钱而言,足以让观众参与叙事。

相关链接:

从HBO的《西部世界》沉浸式体验看未来的故事制作

一出神剧:一把解锁沉浸叙事的秘钥

抛弃焦虑忘掉自己 沉浸式戏剧小白体验指南

《银翼杀手2049》VR体验:从回旋车下来 你会不会吐高司令一身

[IN2原创资讯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