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压在中国仓库中的Snap眼镜:智能眼镜的问题与造型和价钱无关

日前,有信源向媒体透露:Snap公司在中国仓库里积压了超过10万个Spectacles眼镜在吃灰(同一信息来源后来说明这一数字有可能包括尚未组装的零配件)。

不管怎样,都显示了这样一个信息:Snap眼镜卖的并不好。

智能眼镜的新希望

去年9月,社交应用Snapchat发布了自己的第一款硬件产品:售价$130的智能眼镜Spectacles。这是一款类似Google Glass的硬件,直接与手机上的Snapchat蓝牙对接,可以拍摄视频通过Snapchat账号直播。

眼镜只有一个型号,颜色有黑色、孔雀蓝和珊瑚色几款。轻按侧面的边框,即可启动每次10秒的视频拍摄,按三次可开启最长不超过30秒的录音。在眼镜正面,有醒目的提示灯,在开启录音录像时闪烁,以提示周围的人,眼镜正开启拍摄录音功能。

不管是做应用、做平台还是做系统,所有不是硬件起家的科技公司都有一个共同的梦想:要做硬件。

Snap这款造型上酷劲十足、售价跟年轻一代喜欢的快销时尚品牌(比如H&M\ZARA)价格在一个层次上的智能硬件产品,推出之际正值扎克伯格引领的虚拟现实浪潮进入硬件市场低迷阶段,而前辈谷歌眼镜早已在消费市场隐匿了踪迹。科技媒体techcrunch在当时是这样评论Snap眼镜的:

想洗刷GoogleGlass留下的阴影,看来唯有酷劲十足的Snapchat能做到了。GoogleGlass此前留给大众的印象是:尴尬、没太大用处、“在脸上戴着一台电脑”、侵犯别人隐私……

现在Snapchat打算做类似的产品,难道就因为这家公司气质酷炫拽,就能打消市场对这类产品此前的疑虑和认知?然后通过自己高超的营销技巧把产品推向大众市场,并且做成爆款吗?

在TC看来,Snap眼镜的市场爆点或许会在于:Snap眼镜提供了我们未曾见过的场景。相对于手机来说,眼镜拍到的画面就是你的眼镜看到的场景。画面更直观地接近“真相”,而且更真实地反映观看者的视角。而这样的视角是直接反应使用者的生活和状态,可以让社交平台上的用户更直接地进入彼此的生活。而不是把各自的生活片断放在手机上比比划划。

而Snap眼镜面临的风险可能是:做一款“眼镜摄像机”是否真的那么有必要?我们已经不再使用卡片机了,因为不仅携带麻烦,还要充电。而最大的问题在于,所有能用非专业相机解决的拍摄,我们的智能手机都能搞掂,甚至比卡片机能实现的功能更强大。

使用手比使用头要方便。可以试试如果置身一个拥挤不堪的演唱会,从你眼睛的水平视角去拍摄,你马上就会明白还是用手操作比较方便,而不是一个绑在头上的相机。想要获得最佳拍摄角度,往往需要手来帮助取景。

记得当时IN2同学想买这款眼镜的动机非常简单:外表又不是很“作”,价钱又不是很贵,随便买来玩玩呗。至于最后为什么没买,原因同样简单:最先是Snap奇葩的饥饿营销策略——必须在不知道空降在哪里的自动售货机上排大队购买;因为在国内用Snapchat要翻墙很烦的哎。

一年过去了……

Snap的CEO Evan Spiegel本月早些时候在名利场举办的“新娱乐峰会”( Vanity Fair’s New Establishment Summit )上透露:自一年前推出产品以来,Snap已经出售了超过15万个眼镜。并且表示;这跟该公司预计在第一年只能卖出约10万个眼镜的预期目标相比,已经算是成功了——就像苹果首次推出自己的iPod时一样。

然而,从上述“信源”向媒体透露的数字来看,肯定是改变了这位时尚科技帅哥CEO 的画风: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内部人士,Snap眼镜被早期只能在极少量自动售货机上购买的、饥饿营销的市场反馈给“带偏了”。连夜排大队的“时尚尝鲜者”们造成的供不应求的场景,让Snap误以为这个市场的潜力巨大,导致给中国制造商的订单数量也与实际市场需求出入过大。事实上,自放开销售之后(今年起可以在线预订),今年Q1Snap眼镜的销售量是6.2万个,到了Q2则卖出去不足4.2万个。加上去年上市以来的全部的销售数量,勉强是Evan Spiegel所说的15万个。

同样的爆料还指出:Snap已经裁掉了十多名硬件团队员工。

所有“软实力”关于硬件的梦想都未曾逾越谷歌的探险

我们曾以为谷歌眼镜的失败是因为科技极客们之于普罗大众张狂的高调显摆,包括产品本身较高的价格(成本152美元,售价1500美元)。Snap汲取谷歌的前车之鉴,不仅在市场上主打对新奇时尚科技产品有兴趣的年轻人,甚至在中老年人看来,即使戴上这款有趣的小玩意也是一脸幼稚无公害的形象。

然而仓库里积压着10万个眼镜的传言,至少让我们窥见在纽约时报广场巨大的广告辉映下,现实的世界并没有很多年轻人戴着Snap眼镜满街跑。

谷歌眼镜已经全线进入TO B市场,在广阔的企业应用中占据领导地位。其他的智能眼镜包括大家喜欢臆想的AR眼镜呢?上周苹果CEO库克表示:真正能支持创建AR眼镜的“技术本身尚未出现”(the technology itself doesn’t exist)。可以理解为目前市面上的所谓智能眼镜都还替代不了手机。而像微软的Hololens、传说中的Magic Leap,以目前这种笨重的产品技术,能到达谷歌眼镜的境界已经十分不易,更轻薄的技术实现起来的话,估计真不是一两年内就能做到的事情。

干不过手机一切产品都没有未来

这句可能比较倾向性,但很直白。

普通的智能眼镜取代不了手机,更高能的真正的AR眼镜还没面世。所有做眼镜的可以先省省消费市场这个心了。

现在可以理解那些使用起来更麻烦更笨重的VR眼镜(头显)为什么不灵,Oculus/HTC Vive努力了三年为什么连上百万套都卖不掉。这些VR硬件跟谷歌眼镜跟iPhone相比算贵吗?包括Snap眼镜在内,都不是价钱的问题。

就像所有的软件系统和应用平台都有相同的梦想,所有的“眼镜”共同的问题都是:手机。

没有硬件的谷歌5年前做出了谷歌眼镜,没有硬件的扎克伯格三年前买下了VR头盔Oculus,同样没有硬件的Snapchat也遭遇了相同的现实困境。这似乎印证了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在一个手机几乎已经覆盖我们生活全部的时代,不管是不是以智能眼镜的形态出现,你的硬件打算覆盖生活的那个角落是手机无法触及的?

相关链接:

想搞到Snapchat智能眼镜 得玩一场人脸识别快闪游戏

权威媒体点评:130美元Snapchat眼镜的希望和痛点

谷歌Glass:就算朕已死 你们也永远是太子

别扯下一代计算平台了 欢迎来到手机摄像头的媒体时代

[IN2原创资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