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死翘翘这种说法本身就是一个幻觉

上周HTC Vive接连宣布降价和传出欲出售整体业务的消息。我们写了鲁迅体的一篇评论,大家反映有点丧。然而比“鲁迅”更丧的是科技媒体TC昨天一篇洋洋洒洒万言长文,直接说就是“这一轮VR死翘翘了”,而且下一轮也够呛。

好像这年头的创新还需要有个明确界定生死的标准并且大屏幕显示出具体时间点似的。

创新的“生死”周期早已脱离肉眼凡胎看得见的界面

事实是,一项技术、一些产品、一个行业从出现到消失于资本或者大众视野,并不意味着这项技术、这些产品、这个行业就死翘翘了。就像之前它们在资本和大众眼里瞬间成为网红也不并意味着前途远大一样。

新产品及其它们带来的新产业并不以资本的评判和大众的眼界为标准。新时代的创新周期或许是一种难以表述的新路径,这是一个从2014年Google Glass的沉浮就开始被验证了的事实。

现在企业定制版的Google Glass卖2000美元,更新了镜头,将分辨率从500万像素升级到800万,电池更持久,处理器更强大,增加了视频录制显示、提升了Wi-Fi速度。而这当中,最显著的更新是Glass EE的所有组件已经彻底脱离了原有的谷歌眼镜组装框架,意味着它可以随时与现在市面上的各种眼镜(包括工业安全眼镜)结合,随时把普通的眼镜变成具有Google Glass强大功能的“神器”。

Google Glass证明了这样一件事:科技的创新使得现代市场的划分不在停留在过去的逻辑中,我们既不能单纯地用大众消费市场的销售额来验证一个产品的成功。

我们未必知道几个月之后,Oculus或者HTC Vive将以什么样的企业定制方式出现?

但是,确定自己是不是2B一直是最基本的问题

HTC Vive或者Oculus的头盔卖不动,降价也没人买。比起当年价格比它们更贵,一面世就喧嚣尘上的Google Glass要低调许多了。这两个代表着PC端VR技术最高水平的硬件产品,最大的问题不是产品和技术问题。而是一开始就没弄清楚市场的问题。因此参照它们的举动来衡量整个行业的胜负也是脑子不清楚。

扎克伯格一直想要把20亿美元买来的Oculus技术用在自己全球第一的社交用户市场上,最根本性的错误就在于要把基于手机建立的移动社交应用拉回PC端,这种历史倒退的想法是要多强大的“杀手级”产品才能帮忙实现呢?做得到吗?

好在小扎机智过人,早在去年这时候就开始想到撤退PC VR战线,从团队到产品到市场:团队大换血、关闭OSS影视工作室、暂停更新Oculus Rift CV1、关闭百思买线下展示柜台、连接宣布降价等等。至于移动端的360视频应用什么的,就是一个对付竞品YouTube、助攻移动端视频市场的说法,主要精力还是在山寨竞争小对手Snapchat的产品线抢夺用户上。毕竟无法让20亿全球用户变现的技术,即使20亿美元买回来也就只能先放着吧——脸书跟谷歌不一样,基因里就不带TO B的。

HTC Vive在销售思路一向奇葩。你有20亿消费市场用户吗?Steam平台和用户也不是你家的。你有运营任何内容平台或者用户平台的基因吗?主要市场在中国,可是以目前的房价,有多少中国个人游戏玩家能有专门的私人游戏室用你的装备?TO B端难道不是唯一应该进击的路线吗?当然能不能TO B这个事也是看基因的。

谷歌三星慢慢来没妨碍

移动端VR的最大问题是“内容就是不吸引人”。所以设备再便利再便宜。能跨的平台再无缝也还是不好玩。因为VR技术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能在虚拟空间实现定位跟踪和动作交互。移动端要实现这点还得等技术发展。光靠看个VR视频成不了大事。

谷歌、三星看重移动端VR,一个有系统要建标准,一个要卖手机。都是长命的买卖,十年八年慢慢来。都是大户人家,不怕玩砸就怕没有早圈地早入场。

所以移动端VR目前就是这么个局面——如果非要把手机跟头盔搞在一起的话。YouTube是全球最大最火的UGC视频平台,加上谷歌的各种助推,上面的VR视频内容依然算不上能成气候,说明目前这个形式的VR视频就是不吸引人,有现成的足够的用户基数也不行。

VR叙事和沉浸式娱乐刚有个眉目哪里看得出成败

说到VR内容,好莱坞做的电影VR体验算是一类。而因此把这类VR内容看做是VR电影也属于脑子不清楚。电影是电影,VR是VR。并没有所谓VR电影一说。

VR后面+上的任何应用,都是以原有的行业为前提的营销,并不等于由此开创了一个新领域。就像VR房地产,依然还是买卖房地产。主要看的是房地产市场而不是技术创新本身。好莱坞的所有体验都是推广电影的新型预告片。本来就是市场预算的一部分,跟是不是研究VR叙事没关系。也不代表着好莱坞都对VR叙事有兴趣。

所有探索VR叙事的内容,不能用好莱坞的预告片来衡量,无论技术还是市场都是两码事。研究探索一个新的艺术门类或者娱乐介质和方法,是一项堪比电影或者摄影术的发明,没几代人在技术和内容上的贡献和努力,凭三两年、几个大牌工作室的创意,谈何创新?哪有那么简单轻松的判断成败?

好莱坞有自己的市场困境,也有自己解决这些困境的办法。办法之一是打造沉浸式娱乐,利用经营数年的电影IP资源和庞大的主题乐园市场,把大银幕的故事挪到线下继续变现。在这个背景下,对接大空间多人互动的VR线下体验,是一种尝试。至少解决了主题乐园中非现实部分的体验,VR线下体验开发商也因此凭借既有的主题乐园市场和电影IP的号召力,解决了初创项目在市场推广和变现上的难题。要说暂时的成功也是市场层面带来的,不是技术引领的。

沉浸式娱乐是未来,VR能有多大程度进入这个市场是一个问题?进入的部分能占有多大的份额是另一个问题。

不是所有的VR内容都没戏,也不是线下内容就都有市场。

娱乐要摆脱越来越多的硬件控制,这是必然的趋势

TC那篇大文章,引用了谷歌创意产品经理Jason Toff在自己的Twitter上发布的一个纯粹搞笑的“问卷调查”:未来5年,你觉得VR和大麻,谁更有戏?

结果非常符合人性。

既然都为了享受幻觉,为什么一定要带上不舒服的VR头显?人类对技术的追逐是奔着更自由更无拘束的方向发展而不是相反。不管5年后下一轮VR浪潮会不会重现?也不管是否如大家所说,过几个月,改一个高科技的名字、换一个“发型”出来还能再掀起一轮资本泡沫,只是那时候一定记着不能再搞这么粗重的造型了。

任何大企业的退出、资本的离场、媒体的不关注都不意味着创新的失败。就像当它们齐齐扎堆聚焦时,同样的创新也未见得成功是一个道理。逻辑不通的事情从一开始就不通。只是验证这个不通需要一个时间;而原本就是道理的事情,风吹云散之后道理依然在原地。

相关链接:

谷歌眼镜:大众视线之外的广阔市场都很OK

谷歌Glass:就算朕已死 你们也永远是太子

这并不是一场价格战 整个PC端VR都开启了自救模式

[ IN2原创资讯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