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5:好莱坞会被AI数字明星接管吗?

数字明星崭露头角

2004年,王家卫拍《2046》的时候,正当盛时的几位华语片明星被墨镜导演折磨到不行。2014年,《速度与激情7》上映时,主角Paul Walker已经在2013年的一场车祸中英年早逝。为了把这个大卖的系列继续下去,制片方请了新西兰著名的VFX工作室维塔(Weta,《魔戒》系列、《金刚》、《阿凡达》),通过电脑CG与Paul Walker兄弟的实时表演相结合,塑造出数字版的Paul Walker,那是世界上第一部大面积使用明星数字替身完成的电影,在2014年代表了最先进的电影数字技术。

即使10年前的《2046》可以用数字替身,墨镜导演一定不肯。然而不用等到2046,或许整个好莱坞有一批人都会因为人工智能的数字演员的出现而下岗。

这是包括剧本监制、剪辑、CG艺术家和明星本人在内的许多好莱坞人的共识:到2045年,我们可能都歇了。

好莱坞明星纷纷与自己的年轻版在电影中相遇

回想一下2014年维塔工作室CG出来的Paul Walker在“速激7”中的表演,就不会认为AI明星仍然是一个比较科幻的想法。事实上,现在的电脑完全可以通过研究和学习“速激”系列中所有Paul Walker的表演,归纳总结出他的步态、表情、说话以及所有行为举止的特点。甚至精细到举手投足中的每一个细节。进而接管Paul Walker在电影中的所有表演。

这不仅一点不遥远,而且目前已经越来越经常进入电影制作流程。比如我们之前详细介绍过的今年迪士尼的IP大片、《加勒比海盗5:死无对证》中,惊鸿一瞥的年轻杰克船长,不仅复刻了鲜肉时期的约翰尼德普,甚至比真人的年轻版还要帅。几年后,当电脑能随意复制任何一个年龄版的德普时,谁还会在乎眼下这个臃肿松弛的酒鬼中年明星是否还能把这个大卖的系列演下去呢?

http://v.qq.com/x/page/g0540ad8fhp.html

在即将以3D版重回大银幕的卡梅隆科幻经典《终结者2》中,年届7旬的施瓦辛格会与1991年的“数字版自己”有大面积对打戏。下面这段视频详细介绍了电脑是如何把身材相仿的替身演员的身体、与CG出来的、精细到眉目细节的健美先生合体成30年前的版本。

在一切向钱看的好莱坞,AI秒赢人类

虽然在效果上存在天壤之别,但我们已经很少看到完全不使用CG的影视作品了。而AI无疑已经成为目前好莱坞最重要的技术。利用AI程序,电脑通过机器学习和思考,首先替代的是剧本监制、初期剪辑等职位。在表演上,目前AI角色主要是作为真人演员的“替身”。填补一些表演中真人无法实现的“缺口”,比如无法“回到年轻时代”的明星们,某些非现实场景中的表演。更多的AI技术是应用在一些现实中不存在的角色,比如《银河护卫队》系列中除主角之外的诸位。

虽然这听上去是一个类似好莱坞《银翼杀手》或者HBO《西部世界》中描绘的未来,但从最现实的角度看,AI技术直接改变的是整个好莱坞最在意的成本和预算,它将极大地缩短生产周期、降低从明星到场景搭建的巨大成本。单从这一点看,整个好莱坞都会期待AI能接管更多的职位。

如果能使用AI替代明星,王家卫将不在会因为耗时漫长把片方和明星们拖进自己的“2046黑洞”,而刚刚因为亲身出演危险镜头摔坏了自己的阿汤哥,也不会因为重伤把《碟中谍6》拍摄周期延后半年。

数据量是解决“恐怖谷效应”的关键

在真人的AI替身方面,最大的技术障碍是“恐怖谷效应”:由于机器人与人类在外表、动作上相似,所以人类亦会对机器人产生正面的“情感”;当这种“情感”达到一个特定的程度,人类的反应便会突然变得极为负面。哪怕机器人与人类只有一点点的差别,都会显得非常刺眼,整个机器人因而也显得非常僵硬恐怖,使人有面对僵尸的感觉。

对此,Chaos Group Labs (CG和VR工作室)的主要成员Chris Nichols认为,数字角色在电影中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如果用于创建这些角色的数据不充分的话,那当然看起来会怪怪的。AI的全部概念依赖于数据培训,数据越多系统就被建设得越好。这些技术虽然尚未在主流电影中使用。但从理论上讲,AI可以比当前的方法更快更经济地创建更多的数字“Paul Walker”。

虽然因为数据不充分,目前AI技术在好莱坞还是一个“领盒饭的临演”角色,仅仅用来填补真人无法实现的部分。比如年轻的施瓦辛格或者约翰尼德普。但是这些“年轻版”并不是一个精确的数字形象,它只是填补了“缺失的数字”。

AI技术的进化,迟早会解决所谓“恐怖谷效应”。如同《西部世界》里一样,当机器人和人类的相似度继续上升,相当于普通人之间的相似度的时候,人类对他们的情感反应会再度回到正面,产生人类与人类之间的移情作用。到那时,我们在大银幕或者沉浸式的主题公园,观看或者“进入”一个故事时,我们终于会分不清对面的明星是真正的人类还是他们的智能替身。

目前AI能干的都是体力活,或者跟人类形象相距甚远的角色

奥斯卡小金人得主Stephen Regelous,是为彼德·杰克逊“魔戒系列”创建宏大军队的AI系统软件Massive的开发者之一。最近他正在使用Massive系统,为自己的一个客户在动画片中建造大规模的“军团”。“(使用这个系统)你可以在几秒内就为动画制作部分的预算中节省掉数千万美元,AI可以为CG动画师制作一个人物,这是一个劳动密集型的生产过程。AI可以更快更高效地进行创作。”

除了重复创建大规模的“集团军”角色,AI也可以创建实时表演的个性化角色,比如《猩球崛起》里的猩猩王凯撒的某些“戏份”,其实观众根本区分不出来哪些凯撒是演员Andy Serkis表演的,哪些是AI干的。目前AI适合用来塑造这类本身就让人“真假难辩”的角色。

该来的总会来

人类现在就已经开始为此担忧未来,这不仅仅涉及道德、伦理、肖像权和隐私等人类心理和法律层面的问题,更多还是直接影响人类生存的问题。虽然伊隆马斯克在强烈呼吁要为人工智能将会带来的可怕前景担忧,但是谷歌的AI棋手AlphaGo仍然轻取人类智商的代表。Facebook已经使用AI编辑新闻源和定向投放广告,甚至有报告说,某实验室关闭了自己的一项试验,因为其中的一对AI机器人创建出了自己的语言,以抵制人类对自己的理解。

然而,好莱坞的艺术家们似乎对人工智能的未来并没有想象得如此暗淡,Regelous就设想:“到2045年,我们就彻底下岗了。而它们(AI)会变得更加聪明,发生巨变的不仅仅是电影行业,它们也会治愈癌症和修复全球变暖带来的危害。”

在这个问题上,Regelous很具有艺术家的浪漫思维:“任何比我们更聪明的事物都会认为人类很有价值,它们会思考,会感受到爱和有价值的生命,我希望我是对的,否则,我们就彻底玩砸了。”

后记

说实话,我们不太能想象,到2045年我们还会看到目前这种电影吗?说不定,观众会用脑机方式亲身体验一部电影,而里面所有的人物都不会是真人,包括虚拟世界中的我们自己。

相关链接:

帅炸的杰克船长和性感科幻女神 技术面前你还留恋苍老容颜?

圣丹斯:8i塑造《广告狂人》全息影星 约会好莱坞帅哥指日可待

“恐怖谷”其实是悬崖 为什么VR不要设计人形形象

[资讯参考THR IN2原创资讯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