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一个小VR影视工作室的故事

关键字是小。是小工作室的“小”,不是小故事的“小”

这拨VR潮中冒出来一大批拍360度视频拍VR电影的工作室。大多数都很小。也各有生存之道。

这是其中一个小工作室的故事。三个作品,两个IP,几个数据。都不小。很多比它大的工作室拿不出来。

两年多前,第一次采访STAVR创始人刘宸源的时候,他刚拍完一个VR纪录片。那时候的采访者和被采访者都不太懂如何制作VR电影。所以我们跟刘宸源要求说看看现场工作照和视频。他回说,没有。所有的人手都去干活了没有人拍工作照。

今年IN2记者带着那个纪录片去翠贝卡电影节,拿出眼镜盒子给现场外国同行看。人家问这是怎么拍的有工作照吗?

第一部片子就不小

这个片子的名字叫《山村里的幼儿园》,是当时财新网跟乐视合作的一个纪录片,后来刘源宸告诉我说是送去达沃斯经济论坛放映的公益片。虽然跟同行Christ Milk前一年送去同一个论坛的、那个著名的《Clouds Over Sidra》相比,从技术角度看还是有很大差距。但就地理角度和心理层面对于制作团队而言还是一致的。

三俩个人拿着自制狗笼去没电的贵州偏远山区拍个注定没钱的公益片,跟Christ Milk们去叙利亚难民营干活也差别不大。观众们能沉浸进去的环境,都是被现代社会遗弃的孩子和他们的世界。直到现在我都觉得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纪实报道作品,拿出去给外国同行看觉得很有新闻专业主义的立场,有面子。虽然刘宸源一直也没强调说这是国内第一部VR纪录片。

这部纪录片现在看,会觉得镜头和视角在360度的视域中都挺没谱,忽而在房梁上“俯视众生”,忽而蹲在草丛中看片中角色从山间小路走过来。光线和后期制作都惨得一塌糊涂。在现在已经阅片无数的我们看来,就是YouTube上大多数网友水准。

然而即使这么拍,你依然能看出这部时长超过10分钟(当时很少有人拍这么长的VR纪录片)的作品,有着严谨的逻辑和新闻纪录片特有的节奏和专业素养。那种以漫不经心的镜头述说深思熟虑的故事的功底。对此刘宸源认为归功于财经网记者出色的职业采编策划。

这部片子后来在很多专业论坛和场合被提及,宣传焦点集中在当时制作和播放这部片子的两大合作平台:财新网和乐视。语境中用以类比的对象是当时的《纽约时报》和它的VR纪录片,没有人提及现场拍摄制作团队。

《纽约时报》的第一部VR纪录片《流离失所》(The Displaced)也是一部关于战争中儿童的生活状态的新闻报道,上线附送了100万+的谷歌Cardboard纸盒眼镜,当时创了下载50万+的纪录。

接下来,VR泡沫大爆发。刘宸源辞职创业。创建STAVR。

这一年VR影视虽然风起云涌,内容爆发。但其实仔细看进去,基本就两个走向:绝大部分是广告。极少数令人耳目一新的沉浸叙事和新闻报道。

三星VR\Youtube\Oculus\Daydream VR等平台上的VR视频内容是真的大量增长。Oculus Story Studio、谷歌Spotlight Stories引领的VR动画短片以艾美奖、奥斯卡奖提名为获得主流娱乐行业青睐的标志;传统广告公司起家和拍MV出身的Felix&Paul、Within凭借后期精美制作定义真人实拍作品的艺术标准;一干好莱坞老司机Baobab Studio、VRC不甘寂寞,仗着多年混传统电影行业的资历和制作功底,纷纷攒起班子开启自己在VR影视领域创业的第二个“艺术人生”——虽然大多数还是梦工厂套路。还有BBC更有追求的非线性叙事和CG互动的新闻报道。不一而足。

上述作品是否足够配得上VR媒介的先进性和发扬了技术优势,褒贬不一。共同的特点是不差钱。

这一年中,STAVR这种小工作室也遍地开花、俯拾皆是。共同的特点是都没钱。于是都挖空心思去挣钱。相比国外同行,我们在VR影视创业上的思路,跟其他行业保持一致:融资和业务只看能不能变现。

刘宸源其实在决定对艺术有所追求之前,还是“堕落”过的,有一阵子的朋友圈,还是能经常看见他坐着游艇出海,身边环绕香槟比基尼美女,拍广告中的“工作照”。后来他也撒娇吐槽说,现在他们都叫我“比基尼导演”。

其实要真是这么个吃喝玩乐的路子挣着钱做下去也不错,然而泡沫总是瞬间即逝。

远未成熟的VR内容市场,不可能有长线的内容变现。对VR广告暂时好奇和有钱的品牌、客户,因为大部分产品粗制滥造毫无新意,基本上不再回头。初期大型工作室因为在生产流程上都是case by case的定制化服务,成本居高不下。暂时凭借拍摄和后期制作赢得的市场先机,很快随着拍摄器材的普及、后期制作工具的涌现,主要是新人和中小型工作室的大批涌入,失去了早期站位的行业优势。

而新人和中小工作室更加不好混。为了跟上游大工作室抢为数不多的客户和市场,除了极力压缩成本进行恶性价格厮杀并没有更好的招数。而低成本带来的肯定就是产品的粗制滥造。让初期踯躅的市场更加缩手缩脚。再加上跟资本对赌、比赛口吐莲花各种乱象。整个行业内容变现渺茫,发展举步维艰。

没有市场前景,也没有明星工作室获得行业褒奖的口碑作品。像STAVR这类的小工作室,基本没有融资的可能。出路有两个:沦为大工作室的下游分包制作商,或者狠下心扛着,靠低成本轻运营厮杀出广告市场的一条血路。

STAVR选择了继续在叙事探索上多走几步。要做真正的VR故事。

至今还记得刘宸源讲过一句话:“现在只要有人能给我们个机会拍VR剧就行”。言外之意是不求挣钱但求cover掉成本即可。还好STAVR有一半业务在广告上。发财谈不上,养活自己勉强凑合。

此后再有机会跟STAVR长谈,就是去年年底北电和AMD举办的“先进影像大会”上。爱奇艺投拍的VR剧《灵魂摆渡3先行片》,是由STAVR拍摄制作的。获得了中国先进影像作品奖VR作品二等奖。刘宸源穿着优衣库的羽绒背心,挺高兴的上去领了奖。

半年后,根据爱奇艺在自己的“2017iVR+全球虚拟现实大会”现场公布的数字:“灵摆”上线12小时破200万,总点击量超过450万,创国内目前VR单剧集最高记录。这是首页推广前提下的数据。

老实说,刷数据这事在中国互联网谁也没功夫计较。但是以爱奇艺的体量,几百万的数据还真不值当刷的。

这个数字极大鼓励了STAVR。先进影像大会那天的晚上,刘宸源带着STAVR两位小朋友,跟我们兴致勃勃聊了一晚上,刚接下了与爱奇艺合作的下一部VR剧,马上开拍的《寻人大师之注意安全》。

正经来说,认识刘宸源两年多,这是第一次从脚本创作起就开始关注STAVR的一次采访。前后延续了半年。

爱奇艺在VR内容的开发上是很有意思的公司,讲究“IP战略”、“影游联动”。将VR制作纳入爱奇艺基础影视生产流程,联合众多VR视频团队制作了一系列VR影视作品,所谓“10+100+1000计划”。《寻人大师》和此前的《灵魂摆渡》都是爱奇艺的网剧IP,模仿好莱坞大片上映时制作VR体验的思路,把网剧和VR体验套拍,上线联动互推。

能在沉浸场景中,把一个逻辑复杂的长故事讲利索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还没提预算并不宽松。不服可以试试。

STAVR接下了“寻人大师”的VR剧。在制作阶段,因为我们要去翠贝卡,匆忙从制作团队拿来一小段片花,实话说,压根没看明白。而且视觉上也没啥新奇的。倒是老外看见有中国功夫稀里糊涂看的还挺开心。

寻人大师完成后,未上线之前,我们跟刘宸源有一次畅聊。那是第一次完整地看完这部长达20多分钟的VR影片(的导演剪辑版)。看完后有几点想法:

能这么逻辑清晰地把这么复杂的剧情在360度的场景中讲明白的作品。还没看见过。

VR影片不能省钱,想法不管多好都能被捉襟见肘的预算弄得卖相欠佳。审美观有一半是钱决定的。

STAVR的作品成不了demo,但是《论如何在低成本下制作好完整VR长剧》,STAVR绝对能开课了。

即使已经阅片无数,“寻人”从创作角度还是很吸引我们的。片子本身还是遵从爱奇艺在市调报告中公布的:用户对VR内容的倾向集中在非现实性的虚拟故事和探索类型上。情节设置显得颇为高级,利用沉浸叙事中非线性逻辑的优势,让剧情在未来和现在、现实与超现实之间交织穿插。

不能说烧脑,但在一个360度的拍摄中,能把每一个场景按照逻辑交代清楚、让故事不仅流畅发展,还得让观众在不那么舒适的VR眼镜盒子里被故事脉络牵引着看下去,看完20多分钟。这在目前对于大多数内容创作者是件难事。至今并没看到有同类作品。

缺点依然是制作比较糙。包括至今被我们嘲笑的招财猫道具,以及正剧角色出演的情节、声效等等都很仓促。在一大堆毛病中,倒是剧中18线女主演唱念做打吊威亚都敬业到位。这个也算是一个分分钟操心预算的制片,特别会当家过日子能力的体现吧。

说到预算,细节和具体数字因为约定限制就不透露了。大致情况就是,爱奇艺给的费用基本上不会让STAVR亏钱,倘若换别人做,这个钱能不能做出目前的水准还真不好说。前提是要缩短制作周期。不然就没钱养活制作团队。然而制作人员就那么几个,周期也没法短到哪儿去。刘宸源最大的经验是:下次一定要缩短周期。

也不仅仅就是拼加班的体力活,其中的统筹和取巧,还是考智商。不能跟Felix&Paul运作拍摄白宫和奥巴马的项目相提并论。但是刘宸源还是觉得很有收获:

“最大的收益是有人给钱,让你有机会学习如何控制有限的预算、配合正剧节奏套拍、管理整个生产流程解决突发问题的本事。以及真正能把一个天马行空的创意落地为视听场景的故事,是一次最好的训练。”

“寻人”一周前上线。我们坐等数据。这一次爱奇艺还没来得及做任何推广,不到一周点击接近10万。刘宸源感觉太少,但其实在没推广的前提下,作为一个VR剧的自然流量真不算低了。爱奇艺又不是YouTube。即使是YouTube,在谷歌没大力推广360视频之前,即使品牌制作的内容一周能有10万真实数据也不是很低了。

VR影视不论是TO C还是线下,目前谈变现都很扯。成为品牌工作室是STAVR最好的出路。

线上对于VR影视最大的不友好,一是消费市场的VR设备不普及,用户没法观看,二是没有用户你也没法让国内各大视频平台对VR影视真的high起来。像爱奇艺这样能带携VR一把已属不易。三是从拍摄器材到制作工具和发布平台,至今行业没有统一标准,各有各的章法,难为的就是拍摄制作团队。最后,国外不缺谷歌、苹果和脸书这种特别爱挺身而出制定标准的大户。国内照目前的趋势,绝大多数号称视频内容平台,连视频播放许可证都没搞利索,哪还有心标什么准。

这个背景下谈TO C真的很扯。刘宸源的想法是接下来要发挥VR技术优势,尝试多交互的线下体验。争取成为内容品牌工作室。

这个思路基本是参加圣丹斯、翠贝卡电影节所有独立小众导演的想法。在一个更宽泛的、相对多元化的文化和审美背景下,成功的可能要比在单一价值观的市场机会大一点。

一旦成为品牌内容工作室,融资和接触市场的机会就会大许多。这个定位的挑战来自于讲故事的才华、高级的审美意识和强大的技术能力。目前大多数经常在上述电影节露面的一线工作室,要么在审美和叙事上欠缺专业影视制作水准,要么传统惯性思维无法把VR介质优势发挥出来,继续按照好莱坞的逻辑演绎高维空间的剧情。两者兼具德艺双馨的Oculus Story Studio还因为业务方向改变被调整关闭了。

会讲故事是一种基因,也同时决定着叙事者自己的故事。

沉浸式娱乐正在成为未来。目前谁也无法知道VR/AR影视在这个未来中有什么样的位置是个什么角色。能肯定的只有一点:沉浸内容的逻辑是一样的。STAVR和刘宸源在意的是从现在起,参与这个内容逐渐演变的过程,尽可能获得更多的经验。即便如此我们也无法知道在未来的故事里有没有STAVR的戏份。但是从没掉进过坑里的人,可能连去往剧场的路都不曾找到。

这一次刘宸源依然没找到合适的现场工作照给我们。在一堆他选出来的5线影楼风格海报中,这张在寒冬胡同里的剧组工作照特别引人注意,它模糊得如此真实,像你每天看到的日常,却又像一个故事瞬间的定格。如果你不是一个讲故事的人,走一辈子这条胡同或许都不知道它在某个冬天的夜里,成为了一个故事的背景。我们都无法确定自己能否成为未来故事的一部分。但是还是能选择是成为一条走了一辈子的胡同,或者在一个冬夜成为了一个故事的背景。

我们不知道在这一波VR浪潮中,还有多少像STAVR这样的小团队。我们热衷于了解好故事,讲好故事、以及把故事讲得好的人们。

相关链接:

UtoVR:全景新闻拍摄的探路者

VR视频行业真相:为什么说360电影产业正在重启中

正在重启中的360电影产业:客户和从业者

正在重启中的360电影产业:市场需求

[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图片版权©STAVR]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