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没有什么让人想回到教室 除了谷歌AR课堂

看完这句话,再对比不管是扎克伯格还是HTC Vive曾预言过的“VR是下一代计算平台”的说法,都觉得特别瞎掰了。

谷歌的情怀绝不仅仅是每年一度让天朝媒体集体刷“一个世界最大假网站”的I/O大会。身为世界第一大科技巨头也犯不着老拿股价和财报说事,或者推出一些主要怼对手而不是只为用户着想的产品功能。I/O大会的迷人之处就在于总是透着一股唯有真正的极客们才有的“我又想出一个更有趣的念头”的纯粹。

I/O大会最让我们(www.okglasses.cn)感到这种“纯粹的趣味”的项目,就是谷歌在自己的VR 教育计划

(Expeditions Pioneer Program)上的进一步延展:宣布将AR技术普及到全球的课堂(Expeditions AR Program)
从谷歌放出的视频看,这个AR Program可以让学生们在老师的带领下,在自己的教室里,“实地”考察活火山的喷发、生物的3维DNA/RNA链的氨基酸组成,“去往”博物馆360度仔细欣赏艺术品、或者感受一下“身处”飓风中心是什么体验……

Expeditions AR Program使用谷歌Tango技术,对用户周围的物理空间进行有效扫描和测绘,然后创建精确的3D模式再投映到真实的空间里。通过位置跟踪,可以让学生们围绕着这些真实环境中的虚拟物体走动,找到一个最佳的角度接近和观察它们。

不同于Snapchat或者Instagram通过手机摄像头,在用户的真实环境中投射早已制作好的AR效果的3D动画,谷歌Tango技术映射在现实空间中的所有3D形象,都是通过对真实物体的实时扫描创建并精确投射的。虽然同样需要用户配备Tango手机,对于一个教室中的教学应用依然是革命性的创新。

去年开放的Expeditions Pioneer Program,让全世界(能用谷歌地区)的学生和老师都能够利用VR来进行教学和学习。学生们在虚拟现实中体验世界各地的知名景点,加强学习效果。从去年9月到现在,已经有超过200万学生通过简单的Google Cardboard“去往”南美的马丘比丘,南极洲甚至国际空间站进行“实地考察”。

目前延展出的Expeditions AR,将在今年秋天首先进入北美地区的课堂。与此前开放申请该项目一样,想要体验这个项目,依然需要完成相当冗长的一套注册过程。我们试着走了一遍,发现自己果然是存在于一个假的互联网世界里。只能勾选“世界剩余部分”。

Snapchat及其山寨者Facebook都看好社交AR广告的市场,为了抢夺年轻用户群撕得不亦乐乎。但是它们都没有想过把这种应用推向更年轻的一代。相比之下,谷歌更清楚自家Tango技术的价值,更在意从行业应用入手,通过对接行业应用,把AR/VR市场的培育放在年轻群体身上。加上谷歌之前联手世界著名博物馆和文化历史景点创建的大批VR应用,以及谷歌刚开放的、发动合作者何用户共建VR影像打造下一代VR街景地图。谷歌似乎已经默默完成了大的布局,正在进入详细的技术测试和硬件市场。

如同90后是随着互联网长大的一代,现在视频里这些举着Tango手机满脸雀斑的孩子,会是随着AR/VR长大的一代。
下一代的任何事情不能靠AR或者VR去替代,下一代将生活在更高维的空间,AR或者VR让他们目所能及便身将能往。Go anywhere in VR. See anything in AR. 谁说这种境界不是我们现在投身其中的原因?谁说我们不能重返少年的课堂去穿过那些夏天里的飓风?

相关阅读:

谷歌“远征计划”全球开放 VR教育进课堂更容易

VR教育:跟着谷歌去“远征” 靠谱吗?看看老师们怎么想

谷歌全球自然博物馆“互动展厅”:最惊艳的360度视频没有之一

谷歌新应用:帮助你360度做好艺术旅行攻略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图片来自Google]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