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重启中的360电影产业:客户和从业者

在昨天的文章《行业真相:为什么说360电影产业正在重启中(一)》,我们分享了360电影行业的老司机Armando Kirwin从技术角度对目前360电影行业现状的剖析和预测。

Armando Kirwin是Milk VR的联合创始人,曾担任Here Be Dragons(前身是Vrse.works)和Facebook的360影片制片人和后期制作负责人。制作的22部作品在业内也有很多载誉。

在今天的文章中,Armando Kirwin更多是从企业、客户和从业人员变化的角度,来分析360电影行业正在洗牌(重启)的现状。

为什么说360电影产业正在重启中:人才
作者|Armando Kirwin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从360电影技术的角度,分析了这个行业正在从几家资金雄厚的公司独家把持的制作技术和行业垄断中解脱出来。日益普及和市场化的技术和设备,正在帮助行业打破壁垒,逐渐形成一个能够公平竞争的市场。使得人人都可以投身这个行业而无需受到技术和设备的限制。虽然我说过,在电影产业好莱坞也经历过这样一个过程,但是好莱坞打破行业壁垒用了几十年的时间,而在360电影行业,这个过程估计用不了1-2年就会完成。

公平竞争的局面

显而易见,在360电影行业,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业已形成。无论是制作公司还是从业者的数量都在急剧增加。当我回望这个行业刚刚起步的时候,感觉上似乎只有三五家360内容制作公司,这才不过三年,我觉得已经有五百家公司出现了——因为技术的进步,大家都具备制作出相同水准作品的能力了。

这给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变化。

那些在行业发展早期就进入的大型综合性360电影制作公司正在面临困境。事实上,这些知名工作室能拿到的项目正在减少。这里面有很多原因。


大型工作室的出现是一个例外,也只在短期内存在。

首先,这是由那些较为大型和综合性的VR电影工作室自身的运营模式决定的。传统的影视制作公司,真正在编(in house)的人员和运营成本都很少,主要根据项目情况采取外包的方式(freelance)来进行。这也是目前包括广告、电视和电影生产过程中最主流的运营方式。在这些领域你很难找到一个全职养着包括编辑、摄影师、技术人员等全部岗位的公司。

但是,因为早期VR电影行业的混乱和特殊性,作为行业先锋的大型综合性的VR电影工作室,必须为所需全部岗位聘请在编的全职人员,相应就不得不维持一个较高的运营成本。随着技术的快速发展(当技术能够被更多的人掌握时,技术人才从稀缺逐渐变为大众市场,企业无需再为这些人员设置全职岗位——编者注)目前这类早期的大型综合性VR电影工作室,因为运营成本太高,正在面临一个严峻的冲击。

然而冲击还不止这一个。另一个严重打击是,因为行业准入门槛的降低,这些工作室面对的是一大波新涌现的竞争对手。现在拼的是谁能用更低的成本完成等质量的工作。不幸的是,这些综合性工作室的早期资金几乎都花在品牌建设上了,对于目前的局面来说,除了打造出一块名牌之外,在其他方面也没有太大优势。


然而新人们在行业中也并不好混

(除了上面说的整个行业的成本正在逐渐降低)其次是代理机构和出版商的——主要的两大客户资源——这些客户拥有多年创意服务和内容生产制作的稳定经验和经营模式。现在,因为360影像的制作技术正在变得广普,使得这些潜在客户也不可避免地会进入自制360内容的阶段。我看到几家行业内最大的客户,两年前还能跟它们妥妥签下几百万的360内容制作合同,现在人家已经彻底开始自制生产了。

第三,对于曾经一度因为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进入360内容制作的传统影像制作公司,或者因为担心技术门槛过高的公司,现在来自这些方面的压力都消除了。纷纷开始进入这个市场。目前的局面是,在全球都能找到这样的工作机会:那些准备进入这个行业的公司都在到处寻找人才来打理自家的360内容制作。

对于传统公司来说,优势在于拥有来自既有拿手业务的稳定收入。现在几乎没人会认为,创立一家新的VR公司会比在传统公司中建立一个360内容部门更有意义。


360电影知识的供求

最后一点,360电影行业的自由职业者数量正在迅速增长。同时身价也在降低。我几乎每天都能看见各种线上教程和培训班不断出现。制作360内容的技术因为技术的进化和信息的便捷传播正在迅速变成商品。以我们制作Great Performers: L.A.Noir(前文提到的纽约时报的项目)为例,这是一个50人制作团队的大型预算项目,其中只有两个人拥有超过6个月以上的制作360电影的职业经验。这与几年前这类项目所需专业人员的数量有天壤之别。

不仅是对专业人员需求数量更少,而且传统行业制作者们正在轻松把360内容制作技术添加进自己原本就很有价值的“职业标配”表单上。与此同时,那些只具备360内容生产技能的专业人员,尤其是那些除了作为(执行项目的)“临时替代品”在市场上没有其他价值的人,已经被淘汰了。

其他

如同我们在本文第一部分中说到的在360内容制作技术上得到的教训一样,整个行业的另一个失误是:我们忽视了360电影制作其实跟其他任何形式的内容制作本质上并没有什么明显不同的事实。

我听到说业内很多公司或者从业者都把目前这个阶段称为“VR寒冬”,或者“VR炒作泡沫”。但其实,虽然无论是公司还是个人都举步维艰,就整个行业来说,能吸引更多的内容创作者加入肯定是一件好事。

最真实的限制行业发展的原因是我们的客户不够多。换句话说就是,行业缺少变现的渠道。

接下来我们会在第三章详细探讨360电影与VR游戏的区别。


后记

Armando Kirwin是个实在人,句句大实话。把目前无论是360内容制作公司还是个体从业者面临的困境言简意赅说得很透彻:

知名公司面临的是养的人太多,运营成本过高,而项目接单却在逐渐减少,一大批后起的新公司成为有力竞争者。优势是有块响亮的牌子。

因为技术门槛的降低,新晋的公司可以在控制低水平运营的基础上保证等质量制作产品,这是它们的优势。劣势是,这类公司市面上数量很多,寂寂无名良莠不齐。客户根本不知道有这样的公司存在,哪里去接单?

无论是品牌公司还是后来竞争者,大家共同面临的困境是,原来的客户都自己制作360内容了。而且以IN2看来,这些原来作为甲方的客户,因为资源和背景、经验上的优势,会成为未来乙方最强大的竞争者。比如去年以来,IN2看到很多大型传统广告公司和内容出版商,都不仅组建好成熟的、能拉出去接单的360制作团队,而且这些生长在内部的360团队,秉承了这些大型内容制作公司在创意和服务上的极大优势,几乎包揽了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中全部的项目。

Armando Kirwin还解锁了另一个对于专业360制作公司和个人的负面信息:如果你只是这些传统公司的外包项目的“临时工”的话,恐怕现在得赶紧想辙转型了。因为360内容制作单从技术上来说,门槛正在消失。2、3年前,这些外包公司和个体面临的是从项目署名到不能署名的变化。未来这些公司或者个体从业者是连外包项目都接不到的困境。所以Armando Kirwin说,这些只懂360制作的人“are becoming obsolete”。

在IN2看来,依然并没有什么“VR寒冬不寒冬”的说法。如同Armando Kirwin所言,我们只是误以为这个行业是个能凭借技术壁垒“一招鲜吃遍天”,可持续性提升自己身价的行业。但其实它跟其他任何内容产业并没有什么区别。从早期大家都只能目瞪口呆围观少数人制作VR内容的所谓“行业热潮”,到现在人人都有可能去制作VR内容的局面,对于原来的“少数从业者”来说,这当然就挺“寒冬”了,不是吗。微信10万+大号如果只有一个“咪蒙”那就是永恒的春天,当有10万个“咪蒙”时,就开始寒冬了。避寒的关键不在于不可复制,而是尽快把读者市场发展到足够养活10万个“10万+”。

作为从业者,只能把“懂360内容制作”作为自己“职业工具箱”中的一门新技能,而不是只想着一技傍身就能走天下。因为“这一技”在当今真不是有唯一价值的技术了。对于那些已经在某一传统领域获得“职业工具箱”中多项“法器”的老司机来说,这是一个最能提升自己身价的时期。IN2就经常接到来自传统行业的老友要求推荐既懂该行业又懂VR的人才的需求。

不唯VR行业,在当今世界上,哪个行业不要求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跨界人才?所以拥有传统行业丰富经验背景,又及时get到VR行业资历的同学,迎接夏天吧,哪有寒冬。

更正:在昨天的文章里,由于编校同学的都是体育老师教的,把原文中拼接成本40000—100000万/5分钟误写为40万-100万/5分钟,给大家造成误解,特此致歉。另,经我们热心读者Kuet Lin先生的建议,对“optical flow”直译为“光流”更符合术语惯常说法。感谢Kuet Lin先生的。

相关阅读:

VR行业真相:为什么说360电影产业正在重启中

不想和娜塔莉·波特曼、小K演场VR黑色电影?

Facebook新VR相机详解:深度信息如何产生 6DOF如何实现

谷歌推二代Jump全景相机Halo 更小更轻更先进

球镜+光纤传导:这款脑洞大开的VR摄影机可以拍电影

[消息来自roadtovr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图片©作者]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