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关闭OSS:VR电影这路条你们自己趟

就在Facebook刚发布完业绩不俗的Q1财报、扎克伯格宣布“下一个大趋势”是视频和基于手机摄像头的AR应用之后不到一天。
Oculus的内容副总裁Jason Rubin在Oculus自己的博客上宣布关闭Story Studio。 立即生效。

很吃惊嘛?其实如果从去年底一直关注Oculus的干爹Facebook的业务面临着怎样的压力和发生了多少巨大调整的话,就会明白这是迟早会发生的事。

简单来看,这对整个VR电影领域(暂时还无所谓行业)来说,似乎是个坏消息。

可以直接解读为:影视类的VR内容将长期不赚钱。在这一全新的内容形式成为主流之前,还会有类似Story Studio这样的工作室牺牲在“现代VR革命的黎明” (缘引Jason Rubin在博客中的原话:at the dawn of the modern VR revolution)

Jason Rubin在博客中这样描述Oculus Story Studio的使命:

“Oculus推出了Story Studio,为了验证一种全新艺术形式的可能性和魅力:实时讲故事。Story Studio创作的一系列VR短片,包括Lost,Henry和Angelica,它们将激励传统电影制作人和新一代讲故事的人投身VR。”

没毛病。作为前卫的高科技数字动画电影实验室,Story Studio曾经像皮克斯一样,自动担负着将好莱坞推向革命性的互动娱乐时代的使命。

然而使命担负者要么是天降大任,要么就是很有钱。


谈钱是必须的,越烧钱的买卖越应该谈钱

除了天赋和钱,每一个使命都是阶段性的。Story Studio是跟随着三年前扎克伯格对Oculus投入20+10亿美元的思路,担负起这个在VR叙事上的使命的。如同Jason Rubin在博客中所说,Story Studio为VR内容创作提供资源和程序来帮助开发者,包括视频教程,制作和发行辅助等等。并以基于Oculus开发工具和相关案例,试图连接起更多优秀的内容创作者。其中像Oculus Launch Pad和VR for Good都是为这一目标启动的项目。

在这一点考虑上,不独Oculus这么做,其他很多VR硬件和工具开发商都在试图建立自己的内容平台,汇聚内容创作者。(这些有相同思路的同行能从Oculus关闭举措上得到一些启发吧)

然而Jason Rubin在博客中需要划重点的其实是这几句:

“去年,我们再投入2.5亿美元来支持全球的开发者创建VR内容……我们将继续从这笔指定预算中拨出5000万美元,专门为非游戏类的VR内容创作提供资金支持。这笔钱将直接用来帮助艺术家开创最具创意的VR理念。”

虽然我们不能再让Story Studio去烧钱领着大家玩了,但是还是会直接给那些非游戏类的优秀VR内容开发者资金上的帮助,包括广告和推广。

5000万美元比起Story Studio这样的工作室一年的预算那可省钱多了。目前对于Oculus来说,最关键的是快速增加自己平台上的内容。2.5亿美元中,4/5给VR游戏,用来开发类似RoboRecall、Rock Band VR和Wilson’s Heart这类内容,剩下1/5用来支持非游戏类的VR内容,当然这是去年承诺的预算。预算的权重意味着更看好哪些VR内容更快挣到钱。


关键还是干爹小扎改主意了

对于脸书的主营业务来说,Oculus还是小case,小到排在脸书旗下的Instagram、Messenger,WhatsApp产品线之后。三年前这个“小弟”加入Facebook家族的唯一原因,就是因为扎克伯格看到了彼时刚刚成军的Snapchat是来自未来的社交威胁,果断买下Oculus以期用全新的技术介质再次引领社交和内容革命。

结果大家都看到了。Oculus建造的是虚拟世界,而世界依然是现实的,华尔街更加现实。最让扎克伯格感到刺激的或许还是,从主营业务线Facebook到旗下所有产品线,尤其是Instagram和WhatsApp,自去年全盘开始克隆Snapchat之后,营收和用户都呈现出高速发展的喜人景象。这个局面下你跟我谈继续砸钱建设虚拟世界的使命和理想?

如同我们昨天文章说的,或许30岁出头的小扎在内容革命上依然是有理想的。然而再有天赋和使命,也还是先看钱吧。毕竟来自后者的刺激是很直接的。

如果你看到今天曝光的Snapchat的新一代AR设备的专利文件(见今天IN2资讯),相信也会像小扎那样,先顾着手机摄影头的AR应用吧。


江山待有才人出,VR电影和创作者们已经在高速进化,关闭Oculus Story Studio没想象中那么大影响。

刚刚结束的2017翠贝卡电影节,对于包括IN2在内的现场很多媒体同行、业内人士来说,都是一个VR电影的里程碑。大家不约而同在VR叙事上更新了认知。虽然程度和具体技术环节的见解还是有差异,但是这个更新是飞跃性的进展。

比如展映作品“The Protectors”的导演凯瑟琳毕格罗(Kathryn Bigelow,奥奖小金人得主)就简单直接告诉记者,她不认为VR叙事能实现情感共鸣(“Not that film doesn’t create empathy, of course it does”)。这跟VR纪录片的先行者Chris Milk在2014年TED大会上震撼性的演讲:VR是终极共鸣机器相比,是一个颠覆性的认知。

其他还包括,对于精美的美术设计、皮克斯或者梦工厂画风取胜的缺乏强交互的内容也不再被看好。更多的艺术家慢慢领悟到,VR叙事目前最关键的还是把在故事中自由跑动的权利给到观众。这比起此前大家一直纠结在到底应不应该有交互?交互会不会影响导演的主线叙事等等其实不是问题的问题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思维进步。


即使是Chris Milk的工作室Within也是以多人互动的VR体验在本次翠贝卡和之前的圣丹斯上收获了现场的肯定(Life Of Us)
对于VR电影创作者来说,所有人都正在重新寻找和站在自己新的起跑线上,Story Studio如果不关闭也要重新定位。但从创作角度看,Oculus 关闭工作室对VR电影创作者来说的确没什么影响。无法更新VR叙事理念才叫有影响。

在挣钱上,好莱坞的VR体验也没按照Oculus Story Studio的路数来

可以说,在如何制作VR电影体验和如何挣钱上,好莱坞干脆没怎么在意Oculus Story Studio的路数,包括一直不看好VR电影的斯皮尔伯格也开始投入线下影院的VR体验。IMAX VR以及全球类似的VR影院也正在趟出自己的赢利之路。这是一套适用于电影产业的商业模式,跟是否具备Oculus Story Studio的VR叙事理念无关。

Story Studio的关闭或许在VR电影体验上将进一步呈现出一个两极分化的局面:

完全与真正的VR叙事无关的、用于电影营销的“VR体验”按照市场的需求继续其赢利之路的探索,与新叙事语言或者艺术形态无关。

真正的VR叙事,将打破这一届“现代VR革命先辈”在黎明中照亮的那一小块光亮之域,将更多的暗夜之地变为新故事的生长领地。真正的创意从不会遵循一个硬件或者工具或者平台的游戏规则。它们是众多会讲故事的天才组团征战的结果。


致敬Story Studio,还有扎克伯格

Story Studio的关闭,并不意味着它是失败的,或者它将消散自己所有的痕迹。恰恰相反,Story Studio在VR叙事上的探索,不仅是成功的,同时以自己独有的技术和审美,尤其是它对VR叙事不断更新的理解和思考,给现在和未来的故事留下无穷的想象空间和探索驱动。

从最早点燃全新介质中叙事火种的Lost,到被艾美奖青睐的小刺猬Henry,再到惊艳的Angelica;从简单模仿皮克斯画风,到完全没有交互的沉浸场景,最后实现了“实时讲故事”,以及IN2记者刚在翠贝卡上体验过的、完全由观众实时操控的“沉浸动漫故事书”新作品Talking With Ghosts。

每一部都给我们惊喜和思考。这才叫引领者。Story Studio和它的推动者扎克伯格一样,具有伟大的未来感和独一无二的探索智慧。不管未来VR故事如何发展,Story Studio的理念将以什么形式存在,人类对高维沟通和表达的追求都只会越来越强烈,越来越进步。

当一波又一波科技浪潮洗刷掉所有的泡沫,不知道所有经历者会留下什么痕迹。但是我会一直记得创造了美妙体验的故事和故事工作室。

故事工作室曾经给过我们最好得启发:

Oculus Story Studio:最好的VR故事就是在VR中讲的故事

Story Studio详解“位置追踪”环境下的VR体验设计

Oculus工作室获得肯定 小刺猬《亨利》拿下艾美奖

[新体验]Dear Angelica:突破VR叙事的新疆域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图片来自网络]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