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贝卡VR 2017:小众 专业 故事越来越长

艺术电影节的小众VR电影

今年的翠贝卡电影节(Tribeca Film Festival已经在美国正式开幕。与其它艺术节相比,在纽约的这个电影节是由美国电影制片人简·罗森泰以及老牌影星罗伯特德尼罗,在“9·11”后发起并创办。旨在重振911后纽约的“士气”,并助力曼哈顿下城区的建设。堪称“纽约人自己的电影节”。一向在艺术上傲娇的纽约,春暖花开的四月也是各式各样的艺术展争相竞艳的季节。乍暖还寒的Big Apple汇聚了全球的艺术家和媒体。

作为与圣丹斯比肩的北美最著名的艺术电影节,翠贝卡的目标是鼓励独立电影人,尤其是小众作品。推动普通观众与电影艺术的互动。因此与圣丹斯相比,翠贝卡最独特之处就是与新媒体的互动,不仅包括新媒介叙事,更倾向于通过互联网与年轻观众互动,并将此作为一个吸引年轻影迷的长远战略。因此与圣丹斯相比,翠贝卡显得更加年轻和时尚。

圣丹斯等电影节依然维持着传统电影节的市场模式:直接在电影节期间就进入影片交易和视频点映的推广。而翠贝卡并没有在影展期间直接进入交易的模式。相比之下,这更像是一个能帮助名不见经传的小众电影作品“崭露头角”的平台。

2010年开始,翠贝卡除了继续其新媒体上强大的宣传优势,与“翠贝卡”品牌合作的发行公司还将每年发行最少不低于10部的电影节作品,集中在视频点映的渠道,也包括商业电影院线的发行推广。

近年翠贝卡更是逐渐开始接触大的有线电视和电讯运营商,如Comcast,Cablevision和Verizon FiOS。有望与这些大户人家合作以按次计费的方式发行电影到他们几千万的订户中。而上述这些公司多多少少都是过VR内容的大户。

事实上,翠贝卡跟整个电影行业一样,正在连年进入不景气的节奏:参展作品和参展商数量都在下降。被影响最大的当然就是那些小众独立电影人了。参加艺术电影节几乎是它们唯一杀出重围让市场发现的机会。电影节如何运作对他们常常意味着生死攸关的抉择。


来的都是VR电影的“学霸”

在这个背景下,翠贝卡能够吸引到全球最好的VR电影工作室和制片人、导演、作品参加展映就是一件很合理的事情了。毕竟VR目前最大的困境就是没有市场。作为面对未来观众的新介质叙事。能够与这个以互动和年轻观众为特色的电影节对接上。对于“小众中的小众”VR来说可谓意义重大。也只有像圣丹斯和翠贝卡这样的影节,才能让这些VR电影先进分子走进媒体和大众视线,

事实上,即使在翠贝卡这种鼓励小众和互动艺术的电影节上,VR电影也肯定不是主流。只是其中一个算是很小的部分。值得称赞的是,今年翠贝卡VR电影的水准还是比圣丹斯要出色的。基本上把前者的“学霸”都给请来了。两个电影节几乎前后脚,不“拔尖儿”就输了。

除了顶尖作品,今年的翠贝卡“虚拟影廊”(Virtual Arcade)最酷的还在于,参展的世界一线VR电影工作室带来的基本都是首发作品,意味着影展上的大部分作品在圣丹斯上是没有的,例如Oculus Story Studio 运用自己创作工具Quill 创作的Talking With Ghosts、Baobab Studios的新作Rainbow Crow(预告片) 、Within介绍世界尖端技术研究的纪录片The Possible之Hoverboard等等。

简陋的场子装的才是专业的观众

然而并不是这些一线工作室作品聚集就意味着需要有大场面哦。曾经创造过为纽约带来5亿多美元收入的翠贝卡既不是土豪更不是雷锋。最重要的还是,以目前这样的市场认知,一味搞高大上也没那么多普通观众捧场。要知道一场3小时的VR体验票价含税的话超过60美元。自动脑补一下国内做VR影展的话,60元人民币还会有人来吗?所以翠贝卡的VR单元Virtual Arcade非常“现实”。场子绝对比不上国内任何一个VR战略发布会或者行业活动。


在寸土寸金的曼哈顿中城一幢大厦狭窄昏暗的一层里。没有易拉宝没有任何设计布置。展板隔断的空间也就够伺候HTC Vive的,因此大多使用Vive的工作室就带一套设备(Baobab、Penrose),Oculus用自家的CV1,地方虽不大却能摆4台电脑,看着跟网吧没差的。大多数也并没有准备消毒纸巾之类的。记者体验完第一个3小时的影展后,粗略统计了一下现场的硬件设备,Vive 和 Oculus不相上下,而 Gear VR成了全场唯一的移动端设备。中国硬件品牌要想“攻占”VR电影人群,还得想办法从国际电影节入手。

参加过去年上海电影节VR单元采访报道的IN2记者,瞬间脑补到当时被我们吐槽过的那个豪华大mall里特别简陋的场子。

然而与上影节不同的是,翠贝卡的场子虽简陋,观众却专业。完全没有上影节那种爷爷奶奶带着孩子来玩的场景。至少IN2现场聊的人都是行业从业者、媒体和关注这个行业的人。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参加翠贝卡其他单元的参展商。


观众的专业度从大家对硬件设施的熟悉程度也能体会到。如同其他VR展会一样,工作人员需要手把手“伺候”观众,是这类活动成本超高效率低下的原因。翠贝卡的专业观众们对设备不陌生,也没听见有人说头晕。而且基本上每个人都有心中的list。一进场就直奔目标抢先占领iPad排队。难以想见,那种对VR毫无概念,纯属走过路过不能错过的“路人甲”观众们,来到这样的场子会给别人和自己带来多少困扰。

以后判断一个活动和观众是不是业余,看场子的豪华程度。

主办方和观众彼此都挺无所谓

翠贝卡擅长操作新媒体的背景在组织上呈现出足够的优势。所以观众完全依靠在线注册、购票、预约看片时间。记者在前台凭购票二维码换入场手环时,一哥们儿因为没有预先购票想现场掏钱,被工作人员无情拒绝。


不知道是纽约人散漫的风格使然还是VR在这个影节本来就小众。往往过了入场时间都不放人。大家也不急。人不多正好闲聊等着呗。四月的纽约春光大好,不像寒冬中的圣丹斯沙漠小镇(估计纽约人不会去),尤其在酷爱排队的纽约这都不叫事。

入场搞定,里面体验就不一定都能看上了。因为大多数工作室都只有一套设备,导致排队等候的人经常在3小时一场的展映中看不上几个。IN2运气不错,因为恰好遇见Baobab的导演艾瑞克达内尔,抓住机会拉住导演聊了几句,导演一高兴居然让工作人员给“开了个后门”没排队。

到了Oculus那边运气就没那么好了。因为在VR行业名气太响亮。导致挤在角落小黑屋里的Story Studio大排长龙。工作人员爱莫能助只能期待3小时之后的下一场。也有约上不等的,所以Within的做法是,定期清理一下。绝望之中时不时满场溜达一圈也许能“捡漏”。


如果IN2用天朝的年龄划分法来描述现场观众,那基本都是中老年了。而且很多一看就是极客游戏玩家,很让人绝望对吧。的确,就在前几天记者在芝加哥一所大学里跟真正的年轻人交流,发现他们与目前“中老年人”对VR的认知和high点都完全不同。


不过作为“中老年”,跟自己同龄人聊聊也不错。而且发现的确这次首映的作品不仅水准很高,而且都在各自原有的叙事逻辑上继续发展出新的探索方向。明天接着跟大家说说记者体验过的一些新作品。

相关阅读:

Baobab联手好莱坞明星  打造全新VR动画片首映翠贝卡

翠贝卡电影节:全球知名VR工作室的10部最值得期待的新作品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摄影:阿丹]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