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的现实:逃避、自嗨、垃圾时间和雨中的巴黎大街

并非跑蹄儿的开场

扎克伯格在圣何塞F8大会上讲话的时候,我正在膜拜芝加哥艺术馆的镇馆之宝:法国印象派画家古斯塔夫.卡耶博特的《雨天的巴黎街道》(Paris Street;Rainy  Day)。

这幅画创作于1877年,距离摄影术被发明还有半个多世纪(达盖尔在1937年才拍摄出静物照片)。而古斯塔夫.卡耶博的这幅作品被称为“具有沉浸式意识”的作品:因为观众在观赏这幅作品时,有一种强烈的“置身瞬间感”,好像能看到画面以外即将发生的场景。而这离布列松提出的摄影“决定性瞬间”的说法还有85年。

在一个只能用油画表达视觉内容的时代,这幅作品像真正的照片一样“记录”了一个瞬间,画框右边只有半个身子的男子背影显然不是那个时代绘画对人物和构图的习惯,而观众看到这个画面的时候,会自动脑补出这两把伞在下一个瞬间一定会发生碰撞,这位男子会撞到那位女士。

古斯塔夫.卡耶博特逝于1894年,离照片出现还有30多年,我们无法知道一个并没不知道摄影为何的人,是怎么想到用油画来描述这样一个必须用照相机才能描述的场景。我们能想到的是,在摄影术出现前的半个多世纪,你无论如何无法跟世人解释这个跟光线和化学相关的事情。

回到圣何塞。虽然F8的核心从来不是虚拟现实,但小扎围绕主营业务提及的虚拟现实方向貌似都跑了VR的题,跟三年前真金白银的收购风暴金光闪闪的亮相相比,诚意有欠。然而恰恰貌合神离的一切才最有意境,就跟这幅画一样。


脸书的危机不是山寨就能搞定的事情

脸书的当务之急是解决核心业务日益被后生可畏的Snapchat碾压的问题,其实相比来自晚辈小子的压力,自己用户的老化和产品再无革命性的更新,显然才是最让人挠墙的。

小扎果然不凡,你说我抄我就抄光明正大地抄爱咋咋地:我们就亦步亦趋做跟Snapchat一样一样的事,不仅“stories”产品复制你,连就用手机摄像头实现简单AR效果也抄你。接下来可以猜猜脸书是不是也打算满世界“空投”贩卖机?

然而不走样复制对手就OK吗

脸书是社交媒体,Snapchat是“相机公司”。你以为换个跟别人一模一样的说法就连用户到产品的基因都能跟着改头换面?小扎成功不是因为智力有缺陷。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人都是智者。但是智者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智者也有没辙的时候。我们没辙叫歇菜,智者需要摆多一会儿pose: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就是那种很难摆却很酷的pose。

认:三年30亿美元看走眼不会死人。最多耽误了几年功夫,抄和不抄也没差的。不会因此就乾坤大挪移。先抄着再说的好处是,至少大会上有说词。只是这个说词实在是显不出诚意。

小扎没那么傻会真心相信自己能把用户都从Snapcaht那儿给带过来吧。Snapcaht也无需担心脸书的10几亿用户因为使用着跟自己一毛一样的产品就不再下载那个小黄色app。什么叫垂直精分:Snapchat只要自己1.8用户的更多时间而不是脸书18亿用户的流量。换成咱们这边流行的说法就是:你继续你的out流量时代吧,我只要够in的内容去变现。


VR就是不会有大规模市场

承认上面这点也不会死人。脸书日益衰老的用户群和同样加速衰老的产品功能,促使眼光过人的扎克伯格提前三年就预见到目前的境况。果决地把革命性的产品颠覆重任搁在了VR这只筐里。可是这个现实世界对虚拟的一切都没有做好准备。或许早在去年这时候 Oculus CV1刚发布不久,扎克伯格就意识到VR并不是一个真正大规模的市场,于是剩下的事情只是如何既能跟股东们交代又能不丢面子收场了。毕竟是刷了全球一个全屏,世界都跟着燥起来了。

不管是building 8里面的“退伍技术大咖聚乐部”,还是华盛顿雷特蒙德的Oculus的创新“新工场”,都是一个目的:分散、转移、寻找新机会。

有一点需要强调:不管是怎么样的“新机会”,都不太可能像本世纪初的电脑和手机一样广谱和一统天下了。未来的世界更趋向于垂直精分。行行出状元,只要下功夫。VR在游戏和一些娱乐行业垂直领域都会有优势,不止VR,其他技术也是如此,全球化之后接下来必须是细分和专业的市场。接受这种市场成长的现实,垂直深耕自己能耕好的那一亩三分地是正经。别老惦记非要成为“下一代计算平台”。

正视用户就是不能接受目前这种VR消费方式

VR设备真的贵吗?这也是一个逃避销售惨淡的借口。苹果手机出了8代哪一代都有人提“卖肾”,哪一代都没少人买。关键不在价钱,从来就没有贵和划算的绝对定义,都是看性价比是否物有所值。

也不要老安慰自己,只要做好移动端功能市场就起来了。怎么就不能正视一下:大家就是不能接受这种把手机插一个眼镜盒子里看VR的现实呢?眼镜盒子可以一点都不晕,内容也可以慢慢越来越丰富和好看,可大家就是不喜欢这种非得把手机跟什么接在一块才能消费的事情怎么办呢?VR不是刚需,就跟影视、游戏都不刚需一个道理,为什么其他娱乐领域都能面对现实,到了虚拟现实就只有虚拟没有现实了呢。


自嗨是一种病,只发生在垃圾时间

看NBA比赛都有一个“垃圾时间”,大势已定杀杀时间对的起票价和拥趸。扎克伯格说要做VR社交,美国媒体大多觉得这事没谱。按mashable记者的说法是:这不明摆着跟脸书基因反着来吗?一个社交平台,产品要向着越来越接近和替代现实社交发展。要实现VR社交的效果,基本就是能让人们“虽远隔万里然仅在咫尺”。整一堆虚拟卡通头像是几个意思?3D版聊天室?以目前的技术,除非脸书把人类现实世界的社交功能简化成现在能通过Oculus技术实现的,否则怎么能叫社交呢?

谷歌没砸钱做VR,纸板之后是塑料眼镜盒子。今天路过一家芝加哥电子产品卖场,Daydream眼镜盒子主要被销售人员用来促销手机。三星也没在VR上砸什么大钱,同样是为了卖手机,索尼就更不专情了,PSVR简直就是促销工具搂草打兔子捎带脚。对VR,除了脸书就HTC是真爱了。

然而我还是愿意相信,目前小扎在杀时间,立马在虚拟现实上下几个三分显然不现实。对的起自己3亿美元的票价和众多追随者的前提下,必须在终场前再跑几个来回。

也有真自嗨的,完全不是摆样子。越离散场近越抱有幻想:说不定最后一分钟还有奇迹发生呢?赶紧再开几个战略新布局吧,赶紧攒俩高峰论坛论论道吧。
小扎不会吹哨的。认了吧。


雨天的巴黎街道

古斯塔夫.卡耶博特的那幅画,证明了世界存在“先见之明”。扎克伯格说,AR至少还得5年。幸运的是,我们现在的科技可以描述这件事。有人说,我们等技术成熟吧。事实上也并不存在技术成熟这件事的。所谓技术成熟是“另外一种技术”的成功,可能是在我们目前的技术基础上发展的,但不能说就是目前的技术。很多技术用来启蒙的。VR对娱乐的贡献就像3D影视一样的启蒙。最后我们接受的就是另外一件事。就像小扎目前推广VR内容完全不可能,但是等到人人都用带有AR效果的手机摄像头上传分享内容时,那是一个新型的沉浸式UGC内容时代。跟现在我们说的VR内容,从生产到传播都是两码事。

然而,今天就做出未来沉浸式娱乐内容的人,可能就是古斯塔夫.卡耶博特,当人们已经对沉浸式内容司空见惯的时候,他们想不到一个没见过相机的人,是如何画出一张照片的效果的。

古斯塔夫.卡耶博特也没有见过照相机。他也肯定不会使用照相机。但是这一点不妨碍他有对未来一种全新内容的预见性。即使只是在眼前的内容制作介质上。

有一点是肯定的:未来的内容是沉浸的,因为它更高维更蕴含信息、互动性更强。所以无论我们在做VR/AR还是其他别的内容。这些内容携带的核心优势是不会变的。问题只在于,你是否像古斯塔夫.卡耶博特那样有预见性,更重要的是还能让那么多人关注和接受。

这就像雨天的巴黎街道,两把伞肯定会碰撞在一起,但是我们定格的这个瞬间无法同时看到相撞的下一个瞬间,这跟脸书的VR社交一样,是个相对论的概念。在这个理论前提下,事实上谁也无法告诉你下一个瞬间会在什么时候出现,包括扎克伯格,对吧?

我们能确认的是,直面现实并不会阻碍虚拟世界,所有的逃避和自嗨只发生在垃圾时间。

相关阅读

小扎说AR眼镜还要5年 但Facebook可先转型做相机公司

直播搜索颠覆巨头:Snap用机器视觉和新算法重新定义相机和用户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图片来自网络]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