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鲍伊的虚拟玩笑:你望上这儿 我在天堂

估计很多人已经不记得一年多之前被微信微博上刷屏的这个老家伙了。

在推出自己最后一曲MV《Lazarus》之后三天,这位牛逼的摇滚老炮用他极富预见性的洞察和玩笑一般的安排告别了人间。而随后《Lazarus》仅在纽约和伦敦安排了极短的演出期。让很多大卫·鲍伊的铁粉和“临时性路转粉”们更加懊悔。


时隔一年,当初在微信微博上各种洒狗血的怀念和点蜡烛早就跟社交网络一样消弥得渣滓都不剩。估计老炮这两天从天堂向人间投来轻轻嘲弄的一瞥:欧美网站又开始集体刷屏,从“滚石”到“NYT”和几乎全部科技媒体都很兴奋:大卫·鲍伊的《Lazarus》制作了360视频。如果4月30号你在伦敦,可以去V&A博物馆的表演节活动上看到这部音乐剧的VR版。这段360视频拍摄于当时在伦敦国王十字剧场的演出现场。

与大英博物馆和白金汉宫相比,一向高冷的V&A博物馆(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并不是大众游客喜闻乐见的“景点”,除了王室的收藏精品,更多是一些小众的艺术展和活动。汇聚了时尚、艺术和音乐等领域的天才艺术家的作品展示。这次的大卫·鲍伊的《Lazarus》VR版,似乎也是作为博物馆自己的节日活动的一个内容。之后也不会在其他平台或展览上出现。


让大卫·鲍伊“进入”虚拟世界的作品,《Lazarus》不是第一个。今年的圣丹斯电影节期间,有一部展映作品,结合了AR/VR的2D作品。观众通过Gear VR和Hololens,进入一个舞蹈的场景,音乐就是大卫·鲍伊的“Heroes”,作品籍这一高新技术的方式向大卫·鲍伊致敬。因为这老家伙不仅仅帮助推倒了柏林墙,同时也是促进使用电子技术把现代音乐与传统流行音乐相结合的先驱。

然而在圣丹斯上展映的那部又是AR又是VR的高科技“致敬作品”并没有像目前V&A博物馆这部“简陋”的360视频更引人注目。有趣正在于此:V&A似乎既不把这段视频当成致敬、更不是用以表达自己与这个高科技世界相依为命的生存态度。为什么自诩为科技和前卫到爆棚的圣丹斯沉浸式影像展映作品,远没有V&A毫不在乎的“简陋”视频这么动静大?呵呵,大概因为老炮就是科技和前卫本人吧。圣丹斯上的作品只是一个“献祭”。而前卫却意味着从不表达致敬,因为没有什么可模仿和致敬。


V&A的展示,更像是老炮故意遗落在人间的一个玩笑:虚拟世界的本质并非技术展示的“原形”,而是一种精神链接的共鸣。这或许是大卫·鲍伊引领从音乐到时尚、从民主到技术革命几十年的真正力量。而这种真正源自文化内涵的“源代码”,却是今天我们大多数自以为傲娇的技术无法破解的。因此很多由新技术带来的内容、工具和传播都无法像大卫·鲍伊那样触动人心,引发互动和共鸣——虽然我们号称沉浸式的新介质拥有以往任何媒介所无法达成的维度。

天才和创造力对于普通人来说毒性很大。唯一避免误服的方法就是提升自我认知。

我们永远无从得知大卫·鲍伊如果不去见上帝,会不会像皇后乐队那样,亲自出马整出个VR MV?当然不管他怎么想,或许,随着技术的进化,我们很快就会让早已绝尘而去的老炮们“重现”在人间的虚拟世界里,就像后人根本不care他咋想一样,老炮也早就预见到这一天了。果真如此的话,每当我看见那些“虚拟的家伙”,估计耳边会想起大卫·鲍伊在《Lazarus》里的那句词:

“你望上这儿,我在天堂”。

相关阅读:

OK Computer专辑20周年 回望Radiohead对当下神预测

谷歌联手皇后乐队 《波西米亚狂想曲》VR颠覆MTV

摇滚大神做了一款VR产品  对手是谷歌

“摩震+摇滚+拉尼尔” 20年前的VR比现在好玩多了

没有美少年、纸飞机和OZO   你拍什么VR MV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图片来自网络]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