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收编Vive最好开发者 却失去了自己首席游戏设计师

对于大企业来说,相对新人来了而言,其实更应该关注离开的人。

因为前者还没开始不知结局,而后者往往意味着一些事情已经收官或者再无可能进展。

谷歌VR刚刚对媒体宣布:Vive上最好的应用之一、虚拟音乐创作工具SoundStage的开发者Logan Olson即将加入谷歌VR。
如同另一款明星应用Tilt Brush创作艺术作品一样,SoundStage通过HTC Vive头盔和手柄,可以让用户在虚拟空间中组建和操控音乐工作室。应用上线后深受Steam用户好评,被认为是一款“有远见的应用”。应用的开发者Logan Olson也因此成名。

上个月,SoundStage在Steam上完成了Early Access,1.0版本多了一些新功能。同时也意味着这一阶段的开发结束。Logan Olson加入谷歌VR后也表示,SoundStage可能不会成为像Logic Pro or或者Ableton Live一样的工具,如何发展产品要基于谷歌现有以及未来产品的路径。这基本上就等于说,用户们不太可能在Google的Daydream VR上看到SoundStage了。

谷歌自去年Q4推出Pixel手机、移动VR眼镜盒子Daydream View和Daydream VR平台之后,一直没什么大的动静。目前SoundStage同时支持Steam和Oculus。随着Logan Olson加入Clay Bavor的VR团队,基本上HTC和Oculus又失去了一个孵化出人气应用的可能。尤其是对于HTC Vive来说,就像早在2015年就被谷歌纳入囊中的Tilt Brush明星工具一样,虽然被HTC Vive称为“杀手级应用”,然而所有权和话事权都不在HTC Vive手里。免费还是付费全由谷歌决定。


Theverge或者engadget这类靠谱媒体在评论Logan Olson的加盟一事时,倾向于字母表公司对VR的投入依然充满积极性的观点。然而如果认真看一下谷歌正在离职的首席游戏设计师Noah Falstein的“离职信”难免会感觉到一丝讽刺的意味。

Noah Falstein,游戏行业大咖,前卢卡斯影业游戏(Lucasfilm Games)和Williams Electronics的设计师。四年前加入谷歌。昨天在个人网站发布“离职声明”:四年前的这个时候,我成了谷歌的首席游戏设计师。能够为一个覆盖全球的著名技术公司工作是很幸运的。然而,虽然世界游戏产业在规模和多样性、地理覆盖面上都在不断增长。但在谷歌我却没有获得创作大型、关联性作品的机会。因此我决定离开谷歌。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最令Noah Falstein感到兴奋的事情恰恰就是神经科学和虚拟现实的结合。他把这一领域作为自己的研究发展方向,期待在谷歌能够有机会开始一些与情感关联的VR游戏,并作为一个可行性的商业方向。Noah Falstein认为这种新思路,将开启一个融合了电影和互动的新游戏概念。


所以Noah Falstein表示,自己下一站的“星辰大海”就是探索神经游戏和交互式的VR电影。对此充满渴望。而谷歌对于VR MV一直都情有独钟,此前与很多世界级的音乐大神、音乐工作室合作的VR作品都可圈可点。比如谷歌跟摇滚老炮皇后乐队联手的VR版《波西米亚狂想曲》就给IN2留下了至深印象。通过提供便捷易操的VR创作工具,圈地娱乐和艺术领域的明星和作品,用IP带动VR市场的推广,一直是谷歌VR亦步亦趋的路径。

最近Oculus的“VR版卡拉OK“应用《摇滚乐队》(Rock Band VR)名声大噪。称为最有明星相的VR应用。不知道Logan Olson加盟谷歌VR后,字母表公司是否早已埋藏着一个“用音乐打动虚拟人生”的想法。

巨头和天才们有各自的打算。对于市场和用户来说,一款明星级的应用将在哪些平台上驻足结束发展,又在哪个平台上摇身一变成另一款明星应用,或者脑机相联的交互电影究竟是该算电影还是更应该被称为游戏,这就是一场巨型虚拟和现实游戏的本质。所有人早已被定义了自己在这场游戏中的角色和情感。

相关阅读:

Gorillaz和比约克都发VR MV 观众如何观看是个问题

再也不用羡慕摇滚乐手 VR让你变身乐器达人

谷歌联手皇后乐队 《波西米亚狂想曲》VR颠覆MTV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图片来自网络]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