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沃兹:一个VR吉祥物的黯然离场

2017年3月31日,Oculus VR公司庆祝自己第一代消费级头显上市一周年之际,外媒曝料,公司联合创始人Palmer Luckey已经正式离职母公司Facebook,此时距后者对Oculus公司20亿美元的惊天收购刚好3周年。没有公告、没有发布会,只有几家科技媒体未经证实的消息,宣布了“帕胖”这个经典VR吉祥物的黯然离场。如果不注意,估计人们会把这则消息当成提前发布的愚人节玩笑,只不过这个玩笑没人笑得出来。

缺席的主场

时间回到2016年10月初,第三届Oculus开发者大会拉开鸣锣开幕,来自世界各地的VR开发者和艺术家云集洛杉矶,加入为期三天的VR开发聚会。Brendan Iribe开场、Nate Mitchell殿后,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压轴上台,为大家演示Oculus在VR社交方面的进展。“接下来应该是我出场给大家派送礼品了,本来。”坐在家里盯着屏幕上Twitch直播的Palmer Luckey暗暗想到,Nate和Iribe都安慰自己,说这不过是一个活动罢了,“但这可是Oculus开发者大会啊,我的主场。”显然这些想法对于大老板扎克伯格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后者的“禁足”通知甚至是由别人转达给自己的。

OC3大会不到1个月之前,一个不知名的小屁网站The Daily Beast有文章曝料,极右翼政治团体Nimble America曾经收到Palmer Luckey的1万美元赞助,而Nimble America的活动方式是在网上散布关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谣言,间接为另一位竞选者唐纳德·川普提供有利的舆论条件。在白左横行的加州硅谷,只有写《从零到1》彼得·蒂尔这样的异类敢跳出来支持川普。这则消息给Luckey贴上了“川普支持者”的标签——Palmer一不小心成了硅谷的另一头黑羊。

刚刚和华裔妻子宣布捐出30亿美元成立基金会用来研究攻克人类疾病的Facebook CEO扎克伯格,刚刚和Twitter、微软以及各苹果公司的老大通过气筹备联名抗议川普竞选,没想到被一个游戏宅胖子在自家后院放了一把火。“我以为那只是一个玩网络表情包的恶搞网站。”Luckey在电话里和扎克伯格解释,显然他还没意识到Facebook一把手对于这件事的严肃。

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让Oculus及其合作方受到消极的影响,我感到非常抱歉。最近关于我的消息并非真实,不能代表我的观点…

在集团律师的帮助下,Palmer Luckey写下了一则致歉信,而这也是他在Facebook的最后一次公开发声。

扎克伯格嗨了

扎克伯格其实并不是这么冷酷的,至少之前不是。

Palmer Luckey还记得3年前的春天,和Iribe、A16z的Horowitz去到扎克伯格家里聊事。那时候扎克伯格已经玩过几次DK2的原型机,对VR也已经有了一些认识,跟每个刚接触VR的人一样,小扎非常兴奋。他们聊了很多VR在未来的应用,当然主要是Iribe在聊,Luckey会补充一些对VR游戏的热情和期望。显然扎克伯格更想知道VR未来在社交上的前景,“下一代社交平台”这个想法像一个钉子一样狠狠钉在了Facebook创始人的脑中。

“只要是卡马克的项目,我闭着眼睛都会投。”曾经投出过Skype、Instgram和Zynga等公司的知名投资人这么给扎克伯格打包票,当时距离3D游戏大神John Carmack加盟出任Oculus CTO刚半年多一点,而在那3个月之前A16z刚刚为Oculus投下了7500万美元的B轮投资。

思考三天,小扎出手了。

接下来就是大家最为熟知的VR行业的惊天消息,Facebook以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Oculus VR,这个成立还不到2年的创业公司成为又一硅谷投资神话,抱上了脸书的大腿。

霸气大神爱上我

“游戏程序员分为两种,卡马克及其他。”

被Facebook收购,身价暴涨数亿美元的Palmer Luckey努力回忆上一次开心到尿血是什么时候。在OC2大会上蹦来蹦去给大家发《我的世界》玩具,还是第一次戴上Oculus Rift CV1原型机?不,应该是2012年收到来自John Carmack的电子邮件的时候。“看了你在Kickstarter上众筹的VR眼镜项目,非常有兴趣,有时间来公司找我。”信下面还附上了一些关于VR中3D显示的一些优化建议。能收到来自卡马克的邮件,Luckey比被霸气总裁看上的小姑娘更兴奋。

卡马克何许人也,天才程序员,几乎以一己之力奠定了当代3D游戏的基础,创立id Software,研发出了《雷神之锤》(Quake)和《毁灭战士》(Doom)等经典,在游戏界几乎是神一般的存在。将公司卖给大集团ZeniMax后,随便挂职的卡马克的心思早已经飘向了自己的最爱——开发火箭。Palmer Luckey在Kickstarter上众筹的VR头盔将卡马克的关注拉回到了游戏领域,做一个专门玩游戏的头盔其实也曾经是自己研究的项目之一。头盔有点糙、小胖子有点话唠,“有点意思”。大神面无表情的想到。

在随后的游戏展上,卡马克带着粗糙的Oculus VR头显原型机露面。游戏宅们疯逼了,1080p的渣画质加上可怕的延迟也不能抵挡玩家们的热情。“他们很喜欢。”卡马克淡淡的跟Palmer Luckey说到。

2013年6月,Palmer Luckey正式成立Oculus VR公司,2个月之后卡马克从ZeniMax离职,以CTO的身份加盟Oculus——大神光环照耀魔眼。

夏威夷衫外面的蓝西装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2017年2月初,在被“雪藏了”近半年后,Palmer Luckey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线中,不过这次并不是OC大会或者游戏展,而是德州的法庭上。卡马克曾经就职的ZeniMax公司控告Oculus公司盗用商业机密,Luckey 、Iribe、Nate以及卡马克都站上了被告席,连母公司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也不例外。Luckey少见的在夏威夷衫外面罩上了西装——法庭是很严肃的,就连始终以灰色T恤示人的小扎也穿上了西装出庭。

经过几天的讨论,法庭宣判Oculus公司、Palmer Luckey、Brendan Iribe以及John Carmack需要赔偿ZeniMax公司共5亿美元。作为Oculus的母公司,Facebook并不承担经济上的惩罚。其中Luckey的罪名是虚假商品标示、连带Oculus公司的NDA违约和版权侵犯——祸因正是当时Luckey和卡马克打的火热时,和ZeniMax签下的NDA协议,当时的Luckey还没有成立Oculus公司,卡马克也不是Oculus公司的CTO。

判决出来后Oculus表示会继续上诉,毕竟ZeniMax的胃口很大。讽刺的是作为漩涡中心的卡马克,虽然没有背叛进行巨额赔偿,但依然表示自己的无辜。对于判决,Palmer Luckey保持缄默。

成为沃兹 提前20年

1987年,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沃兹尼亚克从苹果公司离职,与后来成为传奇的前战友乔布斯分道扬镳。几十年后,沃兹尼亚克以苹果产品和公司的最佳业余代言人和爱好者身份继续发光发热。就像沃兹成为苹果的吉祥物,Palmer Luckey从2014年3月Facebook收购Oculus之后,就接受了Oculus VR吉祥物这样一个新角色,毕竟论研发他比不上卡马克,论产品他比不上Nate Mitchell,论操控他比不上Brendan Iribe。但是至少,吉祥物这个角色他做得很好很出色。只是,这个角色现在也已经不属于他了。

去年年末,Facebook对Oculus进行了架构调整,Nate、Iribe等Oculus高层被分派到PC部门,卡马克分到移动VR部门继续重用,被流放的Palmer Luckey没有任何说法。然后是现在曝出了Luckey离职的消息。

沃兹在离职苹果后,还能继续开心的为苹果产品唱赞歌,而Luckey在流放后,可能连这个机会都没有了。

Palmer Luckey提前20年成了另一个沃兹,还是低配版的。

后记

IN2在看到今天这个目前仍然未被证实的消息时,并没有感到那么多的情怀、政治因素或者夺权阴谋之类的,毕竟Luckey的被边缘化和吉祥物化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对于这个略有点荒诞的消息,IN2只想以一个情感专栏的形式来调侃一番,就像歌里唱的:“写歌的人假正经,听歌的人最无情。”

但是,又怎么能不让人为这个现代VR技术复兴的小胖子写点东西怀念一下呐。

PS:文中时间、地点、时间、对话皆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相关阅读

ZeniMax诉Oculus一案要点分析 5亿美元赔款怎么来的

[IN2原创资讯转载请注明来源及链接 图片来自网络]

Add a Comment